每次到我老婆娘家我都会翻脸,也不是岳父母的关系,只是老婆娘家在南势角,每天都会塞车,最要命的是找不到车位,每每花上我个把个小时停个车,心情怎会好呢?又到了痛苦的时刻,意外的是这次一到娘家,正好一个车位空着,真好运!上楼后跟岳父、岳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时门铃响了,原来是小姨子回家了。

刚认识老婆时她才上国中,转眼已经大二了,真快。


“姊、姊夫,你们回来啦。哇、爱爱(我女儿啦,刚满二岁)长那么大了啊!”‘是啊,小妹你今天一定是去约会了喔’我看着发育成熟的小姨子,心不在焉的回答。


“才不是呢,人家才刚升大二,读书要紧啰”小姨子娇嗔着。


‘是吗?…….呵呵’“不理你了,搭捷运热死了,我先去冲个凉啰”看着小姨子的背影,真想偷窥她冲凉的样子。


只是岳父一向看重我这个长婿,可不能丢脸。


况且……来日方长嘛。


终于,小姨子从浴室出来了,我假借尿急进了浴室,哇、还都是刚刚小姨子洗澡时的香皂味道,而且她刚换下的内裤也还没洗(真的很可爱的内裤,有别于一般成人行内裤,上头还有只趴趴熊),丢在洗手台旁。


忍不住的拿起来嗅一嗅,果然有一股蜜桃特有的味道,而且……内裤上还有一根卷卷的毛,哇勒!赶紧如获至宝的收进口袋里。


出了浴室,小姨子满脸娇羞的跟着进浴室。


原来她一向都是随手洗贴身衣物的,今天正好没带洗衣乳,而给了姊夫我这个捡便宜的机会。


(莫非她已经知道…刚刚姊夫已经嗅过她的内裤了?不然干痲脸红呢)后来老婆下厨洗手作羹汤,为了表示我这个新好男人,也在一旁陪着闲聊(岳父责继续坐在电视前装植物人),小姨子这时也坐在厨房门口跟我们聊天。


正巧她坐的角度在我前下方,刚刚好可以从她的领口窥视到她刚刚发育成熟的胸部。


也或许老天爷的眷顾吧,刚洗完澡的她….没戴胸罩耶。


“真快啊,小宝,当初你出生时大姊也是刚读高三。


现在爱爱出生你也是读高三。


一转眼就要念大二了”“是啊,大姊跟姊夫也结婚四年多了。”这时我正专注的、努力的”谯”好位置,好一窥小姨子的内在。


也没心跟他们聊,只是一昧的在一旁陪笑。


终于给”谯”到一个好位置,不仅是整个胸部一览无遗,连小姨子的乳头也都瞧的清清楚楚的。


也或许是看的太专注了,竟连小姨子抬头跟我说话也没发觉,当然被她发现啰,而且我这下流姊夫看得连小弟弟都呈半勃起状态,这当然也一一看进我小姨子眼中。


这时我才恍然回神,原本以为完蛋了,谁料她竟然也没生气,看我老婆正忙着时,伸了手弹了我小弟弟一下就起身回房了,还在我身边轻声的丢下一句“色姊夫”。


此时我满脑子浮现出什么乱伦啦、性交等限制级画面,还真以为会发生啥……结果故事到此敬告一段落,但只是这件事的一段落……. 过了几天(还是几周吧,反正不重要啦),由于公司财政紧缩,裁员是难免的且势在必行,想不到的是,我也在此波裁员名单中,唉哉。


但有一天,老婆要我去她娘家取物,反正横竖没事,就骑了机车去吧。


原以为家中没人的,取出了钥开门进去,就往室内进去,就当行至浴室门口时,忽然浴室门打了开来,吓了我一跳,原来小姨子放暑假在家,外出前她都有淋浴的习惯,而且想说家里没人也没穿衣服就…谁料被我撞个正着。


第一次瞧见裸体的小姨子,小弟弟果然很争气的竖了起来,她也意外的楞在浴室前数秒钟,才冲回卧室去。


虽仅数秒钟的不期而遇,犹如数小时般的令人难忘,她那美丽的身段、淡红色的乳头、卷卷的耻毛…… “姊夫,能进来一下吗”大梦初醒,她叫我进房,莫非…….(我又想入非非了)‘喔…. ’“姊夫,今天看到的事不可以对人说喔,不然我也将那天姊夫偷窥我的事,告诉大姊”‘好的….’哼,小妮子在威胁我耶!“我也不会亏待姊夫的。”不会亏待我,不知这小妮子如何不亏待我呢?“铃…….”(行动电话响了)‘喂!哪位’“姊夫,是我啦”原来是小姨子来电。


‘怎样,找姊夫有事吗’“姊夫,今天有空吗?下午能不能到我家来一趟”“好啊…”废话,你姊夫现在也是中油一族(中华民国的无业游民)。


到了以后……. “姊夫,跟你介绍一下,她是我班上的同学怡菁”‘喔,怡菁你好’果然是个美女,不知小姨子打什么算盘?只见小姨子拉我到一旁“姊夫,怡菁小暑期打工,开学后想买一只手机”‘打工干麻找我,我自己还不也失业了’“她是打”援交”工啦,特别介绍给姊夫的,刚下海喔”哇勒,这小妮子果然不安好心,陷害自己姊夫!“放心啦,我不会告诉大姊的,我也缺只手机….”什么嘛,简直是勒索。


瞧一瞧她同学,其实真的满不错的,也就不禁动了凡心。


小姨子见我不出声,鬼灵精怪的眨了眨眼“姊夫,那我先走了,别忘啦我的MOTO V70喔”哇勒V70一只不是要近二万元吗,真亏大了。


想不到当我还杵再那不知该如何下手时,怡菁已经脱下了上衣… “姊夫(她竟然跟小姨子一样叫我姊夫),听小芳(我小姨子的名子,对了,一直忘了介绍)说,你好像满色的”死小芳,一定是把偷窥的是跟怡菁说了。


“对了,姊夫介意我先洗个澡吗,外头还真热啊”‘喔…好….好…’终于挤出一句话来了,而且还逊毙了。


“姊夫不一起吗”怡菁边说边脱下了苏格兰裙,露出了白色内衣裤,这时我的小弟弟当然也争气的竖了起来。


‘可以吗?那……’唉,真是逊透了,平时还自以为风流萧洒的…… 七手八脚的脱了外衣,到了浴室里,只见怡菁不急不徐的试水温,好像脸上还有似笑非笑的表情“姊夫,能帮我吗”,怡菁转身背向我,示意我帮她开胸罩。


怡菁此时已转身背向我,我伸出颤抖的双手,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结婚四年多一直奉公守法的我,没想到”第一次”竟发生在老婆娘家,而且还是小姨子居中牵的线。


拨开了怡菁胸罩的钮扣,她转身面向我,天啊,好像一阵晕眩袭来,现在距离她裸露的胸部不到一公尺,不….不到半公尺。


那年少的躯体、及肩的秀发、淡粉红色的乳头,不禁令我痴狂,稍一回神,续往下瞧,白色的内裤透着迷人的、微卷的耻毛痕迹,又一次狂敲我的心痱。


“姊夫,你这么看怡菁会很不好意思的耶”仿佛千里远的声音,一下子将我拉回现实。


‘喔,对不起怡菁,实在是你身材太好了’“哪里,姊夫真爱说笑,跟小芳比起来怡菁可就小儿科了”这到实在,我也肖想小芳(我小姨子)很久了。


‘不会啦,年轻就是美的…’我到没说谎,真的,十多岁的身体就是不一样。


半跪着帮小芳脱下了内裤(我是说怡菁啦,想到哪去了真是的。),神秘的耻毛蹦了出来,忍不住的轻轻抚了起来(这举动可能很拙吧),逗的怡菁一直笑。


忘了自己还没脱内裤,就将水喷洒在身上,怡菁更是笑不可支。


唉,真枉我风流一世、出糗一时啊!又是七手八脚的洗完了澡,跟着怡菁进了小芳的房间,此时怡菁突然扑向我吻了起来,乖乖,现在的Z世代新人类还真主动啊(差点吓坏了五年级的我),好像是她在玩我。


热吻了许久,也算恢复了些许自信心,双手开始向怡菁身上探索了起来,用手指抠她的胸部,小乳头一下就硬了,继续往下探,蜜穴早已湿搭搭的。


“姊夫,你要温柔些喔,人家是第一次”第一次,我看是今天第一次吧。


‘怡菁,你好美喔,我要进去啰’“嗯….”‘嗯……嗯…’“啊….”终于,第一次背叛了老婆,我把自己的小弟弟插进了怡菁的蜜穴…… 真的好久没这么……快活了,自从宝贝女儿出世后,跟老婆作爱总是扭扭捏捏的,深怕把女儿吵醒,当然也就不能尽兴。


一连换了几个姿势,嘴也不停地在怡菁身上狂吻,终于达到了高潮。


‘怡菁,你真的很……’“很什么呢?姊夫”‘我一时也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下次见面在跟你说好了’下次?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次,毕竟失业的我可没钱一直援交,总不能跟老婆伸手吧。


“好啊,对了,下次找小芳来”小芳?玩3P吗!‘不行吧!她终究是我小姨子耶’“姊夫,想歪了喔,我是说找她来一起去玩啦”怡菁娇嗔道。


哇勒&*※◎!!我还真的想歪了。


脸又绿了一半… ‘喔!我是说…说….她不会泄漏吗’“不会啦,她自己也有….”怡菁忽然不说下去了,也有什么?莫非……. 接着跟怡菁进了浴室,此时我终于找回自己,在浴室里狂吻着怡菁,胸部、腹部、下体等。


后来怡菁也没跟我拿钱(大概知道我失业,而且我其实也满帅的…^_^)。


事后我对老婆更加的温柔(大概是心理愧疚吧),直到有一天“铃…….”“喂,姊夫吗?我是小芳啦”‘喔!’小妮子突然找我准没好事。


“今天好热喔,我想去翡翠湾游泳”‘就我跟你啊?’我回答着。


“哦,色姊夫,好啦、我找怡菁一块去啦”‘你…….别乱说’其实此时我心里已是七上八下了。


‘那你在哪,我开车去接你’“我在中正桥啦,你几点到”看了看表,九点十分,这道中正桥开车大慨20分钟。


‘我约九点三十至三十五分到。


“那好,等姊夫到了再一起去接怡菁”


当车驶至中正桥附近时。


“姊夫,我在这啦”将车开靠近,小芳上了车“走,过桥第一个路口右转”这时我才注意到,小芳今天穿了件超短牛仔裙,白色T秀,整条腿都露出来,真想摸她一把,尤其底下配上黑色凉鞋(虽没穿丝袜但因年轻,白里透红的皮肤真想俯身吸允她脚趾),超性感的。


由于车子座位较低之故,小芳一上车短裙就往回缩了些,让我看到她的内裤,哇勒#%&*※!!粉红色透明雷丝的,比她姊姊(就是我老婆啦)还性感,一时间也忘了开车,只顾盯着她内裤瞧,幻想着内裤里毛茸茸的蜜穴,要是我的小弟弟能够进去一探……. “哦、色姊夫又在乱看啰”又被小芳抓包,看来V70是非买不可了。


“等一下到了,怡菁她就在前面啊”果然,怡菁穿着青绿色洋装,仿佛盛开的花朵般走来。


“嗨、色姊夫,又见面啰”哇勒%&*※◎!!我真成了”色姊夫”了。


怡菁上了副驾驶座,小芳则坐后座。


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丝毫忘了我正失业中。


车行至汐止交流道附近…… “怡菁,你要换泳衣吗”小芳在后座嚷着。


“在这里啊,你不怕被色姊夫看光光啊”“哼,看得到又怎样….”此时我心已是七上八下的,怡菁随即爬到后座去。


不一会,小芳真的脱去上衣,拿出泳衣穿上。


我猛望着照后镜瞧,小芳也不躲不闪的,还向我做个鬼脸。


这小妮子还真敢啊,虽然我的车窗有贴隔热纸,但前档没贴也不怕别人看到(此时若真有来车驾驶看到,肯定会出车祸的)。


不只这样,小芳还接着脱去内裤(直接从短裙内脱下),瞧的我差点没当场喷鼻血,可惜当时在开车,只能隐约看到毛茸茸一片,虽也曾在岳父家瞧到她全裸的景象,但毕竟有别于现下之情况。


接着怡菁跟着发难,由于她穿洋装,换泳装时不得不全身脱光,虽曾跟她有过一夜情,此时依旧不免血脉贲张。


终于香艳刺激的车上更衣秀演完了(我也很庆幸没发生车祸),抵达目的地翡翠湾,跟两位大姑娘高高兴兴的玩到下午,晒太阳晒到快脱皮,于是小芳提议打到回府,虽有点不舍,也只好往回程出发啰。


直到下中和交流道时,小芳嚷嚷有事要下车,顿时车上又只剩我跟怡菁二人。


‘时间还早嘛,怡菁你急着回去吗?’看看手表才三点多一点,于是我提议着‘不如我们….’“哦、色姐夫又要炒饭了喔,小芳果然没说错,呵呵”‘喂、什么嘛,那么热、我是想问你要不要去吃冰啦,真是的’“是吗,好吧!去你家吃”我家?算一算老婆她六点才下班,应该没问题吧。


索性将车再驶上北二高,往木栅驶去(我住木栅)。


“哇、姐夫你住世界山庄喔,真有钱”车到家路口时怡菁嚷道。


‘别亏了啦,有钱的是我老子,别忘了我现在没工作’也是事实。


一进门,怡菁就脱下洋装(游完泳时她只脱下泳装,并未穿回内衣裤),此时她已是全裸了,小弟弟受刺激顿时翘了起来。


“哇!姐夫你家真大啊,住在里面还真幸福喔”怡菁仿佛穿着衣服般的自然,反倒是我… “姐夫,可以借用你家浴室吗,我冲个澡”此时我在也忍耐不住,扑向怡菁,边狂吻着她边抚摸她胸部、阴部。


最后顺着鼠溪摸到她小豆豆,只见怡菁浑身打颤,爱液流的蜜穴都湿透了。


于是她也脱掉我的衣物,伸手套弄着早已暴涨的小弟弟,进而将弟弟含进口中。


就这样,我趁老婆上班之际,第二次背叛了她,而且在自家床上……


‘怡菁,你记不记得上次在小芳家,我对你说一半的….感觉’春风一度,躺在自家床上搂着可人的美眉怡菁,一边拨弄着已经硬起来且是粉红色的乳头,一边问道。


“嗯、姊夫说啊……”‘你给我一种坏坏的感觉,要不是小芳,我大概这辈子与你这样的女孩无缘。


“不会啊,姊夫你长的很帅啊”小妮子说的倒是事实“好几次到小芳家去都有看到你,早就想认识你了,你好酷都不搭理人家,还以为你看不上怡菁呢!?”‘以前你看过我?在小芳家??喔!不是啦,因为每次陪老婆回去都会塞车,找个车位也要找半天,所以情绪都很差’提到了老婆,对了都五点半了,她也该下班了‘你那么美我怎么会故意在你面前耍酷呢!’“是吗,色姊夫….”要命,说到这里怡菁又低头下去,捉住半勃起的弟弟含了起来,眼看老婆大概在半小时就回到家,该煞车吗?…… “铃……”此时电话响起。


‘喂、哪位?’忍住怡菁小嘴不断的刺激,接起了电话。


“老公啊,是我啦,今天公司有些是要处理,所以……所以…可能会比较晚回家”那就是说老婆要加班啰,平日最痛恨老婆加班,总会因加班的事而吵架,今天却……太好了,但为了怕留下破绽,还是装一下。


‘又要加班喔,孩子都不顾了’说的好心虚‘算了,反正我失业在家,小爱爱我去接好了,你大概几点回来’假装关心一下,好知道何时该……该清场。


“你不生气喔,放心,我敢在九点前回家啦”‘没关系、慢慢来,免得公事没处理完到时明天又要加班’“嗯、那老公掰掰了”‘掰掰….’好在挂了电话,调皮的怡菁知道是老婆来电,突然特别卖力的吸允起来,电话中差点就穿帮了。


‘臭怡菁,你故意的喔,看我的…!’挂上电话随即抓起她,来个头上脚下,干麻?当然是报仇啰。


刚刚她趁人之危,现在我连本带利的还她。


“啊、救命啊,不要啦色姊夫”怡菁忍不住刺激的求饶。


怎可轻易放过这机会,将头埋进怡菁的阴部,伸出舌头狂拨她的小豆豆,一阵狂吻狂吸的,弄得满头满脸的蜜汁。


‘还叫我色姊夫,叫城哥啦’狂吸之下还边拨弄她的乳头。


“不要勒,我偏要叫你色姊夫,啊…嗯…!色姊夫!啊……”一阵混乱,挺腰进洞,哇,好久没一天二次了,还是满神勇的嘛。


隔天— “铃………”‘你好,哪位?’“色姊夫是我怡菁啦”老婆才刚出门上班,这小妮子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来,敢情是我功夫了得,小妮子意犹未尽啰?‘怡菁喔,怎样是想我喔’难掩心中兴奋。


“哼!谁想色姊夫啦,少臭美了”臭丫头还嘴硬。


“我现在跟小芳在钱柜,你要来吗”钱柜?不就KTV吗!一大早去KTV唱歌,有没有搞错!!‘不会吧,你们是给他想当歌星想疯了吗,现在才九点耶,去KTV干麻啊!!’“色姊夫你少土了好不好,我们是从昨晚唱到现在的,现在其他人都走了,只剩我跟小芳,觉得你老人家声音不错,想找你出来唱唱歌啊”“而且KTV早场的很便宜耶”‘嗯、好吧!我穿个衣服就去’“哦?色姊夫现在没穿喔,又干坏事啰!!”哇勒%&*※◎ ‘是啦!待会到了就知道了…’“哦!怡菁怕怕……呵呵”三两下穿好了衣服,跳上计程车直飙钱柜,好伤喔,失业还搭计程车,最好这趟值回票价。


“哇、色姊夫到了,真快”‘嗯、想你啊’话才出口发现小芳也在场,不知该不该这么说。


“姊夫、大姊上班了啊”小芳如是说道。


‘嗯、难道我找她一起来吗?’突然心中浮起罪恶感,但这感觉立刻被桌上的一包东西赶走。


“色姊夫、要不要骇一下啊”怡菁说。


‘骇?’“笨、就是摇头啊!”原来桌上的那包东东是新闻里看过的摇头丸。


‘不好吧、完一警察临检不就……’心中有些不安。


“色姊夫、你还真给他有色无但胆啊”怡菁这句话真说到我我怀里,这生最怕人激。


“条伯伯不会一大早临检的啦”‘嗯…….’随手拿了一颗,把玩了一下后……到了半杯啤酒吞下。


不一会,也不知是酒精作怪还是摇头药效发作,真给他感觉很骇,连平常听了猛摇头(不是陶醉的摇头,是听部下去的摇头)的周X伦的歌都忽然悦耳了起来。


‘小芳、再叫一瓶玫瑰红露,酒没了’“哦……”小芳应声竟走出去叫,不是有个服务铃吗,还是她也骇了?此时怡菁突然靠了过来,拉我出去跳舞,接着是童安格的情歌(不错,就是五年级的我点的,怎样),搂着怡菁跳起慢舞。


双手搭在她的屁屁上,抚摸着。 怡菁今天穿着很辣,而且还穿丝袜。大概跟小芳约好的。


小芳倒是常见她穿丝袜,应该是常盯着她瞧才对。


“姊夫我回来了”小芳终于回来了,进门瞧见我跟怡菁再跳慢舞,也嚷着一起跳。


此时只见一个五年级的人搂着两个小辣妹,跳着慢舞,而且两只手摸着两人的屁屁。


摸着摸着,该死的少爷送酒进来,打断了摸屁屁舞。


回到座位上,小芳跟怡菁依旧依着我而坐,我双手依旧不老实的抚着他们,但因为是坐着摸不到屁屁,就摸起大腿(跟小芳第一次接触)。


“色姊夫,今天真是左右逢源、艳福不浅喔”怡菁说着。


‘嗯… ’摇头药力持续着,我界药力之助摸近两人裙内……‘今天小芳好性感喔,真让我快认不出来了’手上摸着嘴也没闲着。


“哦、色姊夫肖想小芳很久啰”怡菁竟一语道破,若平时可能尴尬至极,但藉药力之故反有催情的效果。


‘是啊!谁叫我们小芳那么漂亮…’未说完小芳竟扑身而上,对我吻了起来。


怡菁一旁亦不甘示弱,竟解起我裤带掏出了弟弟。


此时一边吻着小芳,除了考虑伦理外,还要抵抗摇头药效以及怡菁在下边的刺激(说着说着怡菁已经含起我的弟弟),在寡不敌众之下,终于伸出魔爪向小芳的胸部摸去……… (五)我那孤立无援的伦理道德观,终于敌不过摇头丸及怡菁双重攻势(此时怡菁已经含起我那充血勃起的弟弟),我伸手摸向小姨子小芳的胸部,这一切就发生在周五早上九点半的钱柜KTV “姐夫、不好吧!万一被大姊知道…….”小芳还在挣扎?‘那就瞒着她啰…’“对啊、及时行乐最重要”怡菁含着弟弟支呜的说着。


“嗯…….”终于摸到了平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小芳的胸部,约33C的尺寸(目视的,对女人胸部一向只会看,不懂如何计算),正好让我这曾打过高中篮球校队的大手—盈握,刺激之下弟弟又好像涨大了些(幻想的啦,不行喔!12公分的小弟弟跟我180的身材比…够可怜了,你是要怎样),拨开白色的胸罩,终于….终于….终于看到令人感动的,完美的—小芳的乳头,更感动的是…我即将去抚摸她,不是作梦啊?刚刚只是做计程车,应该搭直升机来的。


‘芳、你好….你好大喔!’“色姐夫…….哼!”小芳娇嗔着道。


此时怡菁竟脱下了外衣裙,不愧是Z世代的辣妹,身上剩下粉红色的胸罩、内裤,还有肤色偏白的裤袜(城哥也算是裤袜迷,瞧到这副风景,12公分的弟弟硬是ㄍ一ㄥ到了15公分),受此严重刺激,受惠的当然是小芳啰,我索性掀起小芳的短裙,直捣花丛!“色姐夫……你……”怡菁看来是要发动另一拨攻势了,七手八脚的脱光了自己,竟坐了上来。


(坐哪?当然是我腰部啰!)小弟弟顺势滑进怡菁的蜜穴,怡菁正努力的上下套弄着……当然,我也没让小芳闲着,趁怡菁套弄的刺激下,脱去了小芳的底裤,终于见到了湿湿的蜜穴(感动),迫不及待的用手指插入“嗯…姐夫,不好吧!对不起大姊啦。”小芳虽这么说,还是边吻着我。


“我们谁也不说,她怎会知道呢!”怡菁忙着也还不忘给小芳洗脑。


你能想像吗,在KTV里一个全裸的女人(怡菁)跟一个半裸的女人(小芳)同时被五年级的我征服,或是该说这两个女人在KTV的包厢里征服我这五年级的男人!我低头舔小芳的乳头,小芳头后仰好像极为享受,更刺激我的行进脚步。


该死的怡菁丝毫没放过想放过我的样子,依旧死命的上下套弄—用他的蜜穴套弄我的弟弟。


‘啊…….’终于小弟弟不敌怡菁的蜜穴,我缴械了。


“哈哈、色姐夫出来了喔,看你怎么跟小芳炒饭”怡菁还不忘将已垂头的小弟弟舔个干净。


‘你还好意思说,亏你还是小芳的死党’此时我已低下头,除了享受怡菁的”清洁工作”外,并品尝着小芳多汁味美的蜜穴。


“姐夫、啊!不要…”忽然还是被小芳给推开了,不知是药力的消退、或是小芳伦理感的….作祟,还是让我没能完成一亲小芳芳泽的心愿!!冲冲的穿上内裤,整理好衣服,裤袜也没来得及穿上的小芳,丢下满脸疑惑且全裸的怡菁与色姐夫,离开了钱柜。


“色姐夫欺负小芳喔!!”怡菁还是在捉弄我。


此时我也清醒许多,回想刚刚刺激香艳的一幕,好像作梦一般。


但全裸的怡菁依旧在啊,表示刚刚一切虽不是那么真切,但也绝非作梦。


小芳一走,性趣缺了一半,眼前的怡菁依旧诱人,但…… 搂了搂怡菁,帮她穿上内衣裤、裤袜与衣物等,离开了钱柜,重回失业现实的世界。


自从小芳离开钱柜后,我即小心翼翼的收起她未带走的裤袜,除了日后有需要时可以取出睹物思人一番,最主要的是….城哥我亦有收集女性裤袜的嗜好。


NO! NO!NO!!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城哥我不会变态到去别人家,偷取那晾在阳台上的裤袜,而是搜集跟我有亲密关系的”战利品”。


连同当初跟我老婆谈恋爱时她穿的那双,加上小芳遗留在KTV的、前任女友美凤的以及秘密情人怡菁的,不过仅四双而已。


唉!我的性生活还真是乏善可陈啊。


每次到我老婆娘家我都会翻脸,也不是岳父母的关系,只是老婆娘家在南势角,每天都会塞车,最要命的是找不到车位,每每花上我个把个小时停个车,心情怎会好呢?又到了痛苦的时刻,意外的是这次一到娘家,正好一个车位空着,真好运!上楼后跟岳父、岳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时门铃响了,原来是小姨子回家了。


刚认识老婆时她才上国中,转眼已经大二了,真快。


“姊、姊夫,你们回来啦。哇、爱爱(我女儿啦,刚满二岁)长那么大了啊!”‘是啊,小妹你今天一定是去约会了喔’我看着发育成熟的小姨子,心不在焉的回答。


“才不是呢,人家才刚升大二,读书要紧啰”小姨子娇嗔着。


‘是吗?…….呵呵’“不理你了,搭捷运热死了,我先去冲个凉啰”看着小姨子的背影,真想偷窥她冲凉的样子。


只是岳父一向看重我这个长婿,可不能丢脸。


况且……来日方长嘛。


终于,小姨子从浴室出来了,我假借尿急进了浴室,哇、还都是刚刚小姨子洗澡时的香皂味道,而且她刚换下的内裤也还没洗(真的很可爱的内裤,有别于一般成人行内裤,上头还有只趴趴熊),丢在洗手台旁。


忍不住的拿起来嗅一嗅,果然有一股蜜桃特有的味道,而且……内裤上还有一根卷卷的毛,哇勒!赶紧如获至宝的收进口袋里。


出了浴室,小姨子满脸娇羞的跟着进浴室。


原来她一向都是随手洗贴身衣物的,今天正好没带洗衣乳,而给了姊夫我这个捡便宜的机会。


(莫非她已经知道…刚刚姊夫已经嗅过她的内裤了?不然干痲脸红呢)后来老婆下厨洗手作羹汤,为了表示我这个新好男人,也在一旁陪着闲聊(岳父责继续坐在电视前装植物人),小姨子这时也坐在厨房门口跟我们聊天。


正巧她坐的角度在我前下方,刚刚好可以从她的领口窥视到她刚刚发育成熟的胸部。


也或许老天爷的眷顾吧,刚洗完澡的她….没戴胸罩耶。


“真快啊,小宝,当初你出生时大姊也是刚读高三。


现在爱爱出生你也是读高三。


一转眼就要念大二了”“是啊,大姊跟姊夫也结婚四年多了。”这时我正专注的、努力的”谯”好位置,好一窥小姨子的内在。


也没心跟他们聊,只是一昧的在一旁陪笑。


终于给”谯”到一个好位置,不仅是整个胸部一览无遗,连小姨子的乳头也都瞧的清清楚楚的。


也或许是看的太专注了,竟连小姨子抬头跟我说话也没发觉,当然被她发现啰,而且我这下流姊夫看得连小弟弟都呈半勃起状态,这当然也一一看进我小姨子眼中。


这时我才恍然回神,原本以为完蛋了,谁料她竟然也没生气,看我老婆正忙着时,伸了手弹了我小弟弟一下就起身回房了,还在我身边轻声的丢下一句“色姊夫”。


此时我满脑子浮现出什么乱伦啦、性交等限制级画面,还真以为会发生啥……结果故事到此敬告一段落,但只是这件事的一段落……. 过了几天(还是几周吧,反正不重要啦),由于公司财政紧缩,裁员是难免的且势在必行,想不到的是,我也在此波裁员名单中,唉哉。


但有一天,老婆要我去她娘家取物,反正横竖没事,就骑了机车去吧。


原以为家中没人的,取出了钥开门进去,就往室内进去,就当行至浴室门口时,忽然浴室门打了开来,吓了我一跳,原来小姨子放暑假在家,外出前她都有淋浴的习惯,而且想说家里没人也没穿衣服就…谁料被我撞个正着。


第一次瞧见裸体的小姨子,小弟弟果然很争气的竖了起来,她也意外的楞在浴室前数秒钟,才冲回卧室去。


虽仅数秒钟的不期而遇,犹如数小时般的令人难忘,她那美丽的身段、淡红色的乳头、卷卷的耻毛…… “姊夫,能进来一下吗”大梦初醒,她叫我进房,莫非…….(我又想入非非了)‘喔…. ’“姊夫,今天看到的事不可以对人说喔,不然我也将那天姊夫偷窥我的事,告诉大姊”‘好的….’哼,小妮子在威胁我耶!“我也不会亏待姊夫的。”不会亏待我,不知这小妮子如何不亏待我呢?“铃…….”(行动电话响了)‘喂!哪位’“姊夫,是我啦”原来是小姨子来电。


‘怎样,找姊夫有事吗’“姊夫,今天有空吗?下午能不能到我家来一趟”“好啊…”废话,你姊夫现在也是中油一族(中华民国的无业游民)。


到了以后……. “姊夫,跟你介绍一下,她是我班上的同学怡菁”‘喔,怡菁你好’果然是个美女,不知小姨子打什么算盘?只见小姨子拉我到一旁“姊夫,怡菁小暑期打工,开学后想买一只手机”‘打工干麻找我,我自己还不也失业了’“她是打”援交”工啦,特别介绍给姊夫的,刚下海喔”哇勒,这小妮子果然不安好心,陷害自己姊夫!“放心啦,我不会告诉大姊的,我也缺只手机….”什么嘛,简直是勒索。


瞧一瞧她同学,其实真的满不错的,也就不禁动了凡心。


小姨子见我不出声,鬼灵精怪的眨了眨眼“姊夫,那我先走了,别忘啦我的MOTO V70喔”哇勒V70一只不是要近二万元吗,真亏大了。


想不到当我还杵再那不知该如何下手时,怡菁已经脱下了上衣… “姊夫(她竟然跟小姨子一样叫我姊夫),听小芳(我小姨子的名子,对了,一直忘了介绍)说,你好像满色的”死小芳,一定是把偷窥的是跟怡菁说了。


“对了,姊夫介意我先洗个澡吗,外头还真热啊”‘喔…好….好…’终于挤出一句话来了,而且还逊毙了。


“姊夫不一起吗”怡菁边说边脱下了苏格兰裙,露出了白色内衣裤,这时我的小弟弟当然也争气的竖了起来。


‘可以吗?那……’唉,真是逊透了,平时还自以为风流萧洒的…… 七手八脚的脱了外衣,到了浴室里,只见怡菁不急不徐的试水温,好像脸上还有似笑非笑的表情“姊夫,能帮我吗”,怡菁转身背向我,示意我帮她开胸罩。


怡菁此时已转身背向我,我伸出颤抖的双手,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结婚四年多一直奉公守法的我,没想到”第一次”竟发生在老婆娘家,而且还是小姨子居中牵的线。


拨开了怡菁胸罩的钮扣,她转身面向我,天啊,好像一阵晕眩袭来,现在距离她裸露的胸部不到一公尺,不….不到半公尺。


那年少的躯体、及肩的秀发、淡粉红色的乳头,不禁令我痴狂,稍一回神,续往下瞧,白色的内裤透着迷人的、微卷的耻毛痕迹,又一次狂敲我的心痱。


“姊夫,你这么看怡菁会很不好意思的耶”仿佛千里远的声音,一下子将我拉回现实。


‘喔,对不起怡菁,实在是你身材太好了’“哪里,姊夫真爱说笑,跟小芳比起来怡菁可就小儿科了”这到实在,我也肖想小芳(我小姨子)很久了。


‘不会啦,年轻就是美的…’我到没说谎,真的,十多岁的身体就是不一样。


半跪着帮小芳脱下了内裤(我是说怡菁啦,想到哪去了真是的。),神秘的耻毛蹦了出来,忍不住的轻轻抚了起来(这举动可能很拙吧),逗的怡菁一直笑。


忘了自己还没脱内裤,就将水喷洒在身上,怡菁更是笑不可支。


唉,真枉我风流一世、出糗一时啊!又是七手八脚的洗完了澡,跟着怡菁进了小芳的房间,此时怡菁突然扑向我吻了起来,乖乖,现在的Z世代新人类还真主动啊(差点吓坏了五年级的我),好像是她在玩我。


热吻了许久,也算恢复了些许自信心,双手开始向怡菁身上探索了起来,用手指抠她的胸部,小乳头一下就硬了,继续往下探,蜜穴早已湿搭搭的。


“姊夫,你要温柔些喔,人家是第一次”第一次,我看是今天第一次吧。


‘怡菁,你好美喔,我要进去啰’“嗯….”‘嗯……嗯…’“啊….”终于,第一次背叛了老婆,我把自己的小弟弟插进了怡菁的蜜穴…… 真的好久没这么……快活了,自从宝贝女儿出世后,跟老婆作爱总是扭扭捏捏的,深怕把女儿吵醒,当然也就不能尽兴。


一连换了几个姿势,嘴也不停地在怡菁身上狂吻,终于达到了高潮。


‘怡菁,你真的很……’“很什么呢?姊夫”‘我一时也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下次见面在跟你说好了’下次?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次,毕竟失业的我可没钱一直援交,总不能跟老婆伸手吧。


“好啊,对了,下次找小芳来”小芳?玩3P吗!‘不行吧!她终究是我小姨子耶’“姊夫,想歪了喔,我是说找她来一起去玩啦”怡菁娇嗔道。


哇勒&*※◎!!我还真的想歪了。


脸又绿了一半… ‘喔!我是说…说….她不会泄漏吗’“不会啦,她自己也有….”怡菁忽然不说下去了,也有什么?莫非……. 接着跟怡菁进了浴室,此时我终于找回自己,在浴室里狂吻着怡菁,胸部、腹部、下体等。


后来怡菁也没跟我拿钱(大概知道我失业,而且我其实也满帅的…^_^)。


事后我对老婆更加的温柔(大概是心理愧疚吧),直到有一天“铃…….”“喂,姊夫吗?我是小芳啦”‘喔!’小妮子突然找我准没好事。


“今天好热喔,我想去翡翠湾游泳”‘就我跟你啊?’我回答着。


“哦,色姊夫,好啦、我找怡菁一块去啦”‘你…….别乱说’其实此时我心里已是七上八下了。


‘那你在哪,我开车去接你’“我在中正桥啦,你几点到”看了看表,九点十分,这道中正桥开车大慨20分钟。


‘我约九点三十至三十五分到。


“那好,等姊夫到了再一起去接怡菁”


当车驶至中正桥附近时。


“姊夫,我在这啦”将车开靠近,小芳上了车“走,过桥第一个路口右转”这时我才注意到,小芳今天穿了件超短牛仔裙,白色T秀,整条腿都露出来,真想摸她一把,尤其底下配上黑色凉鞋(虽没穿丝袜但因年轻,白里透红的皮肤真想俯身吸允她脚趾),超性感的。


由于车子座位较低之故,小芳一上车短裙就往回缩了些,让我看到她的内裤,哇勒#%&*※!!粉红色透明雷丝的,比她姊姊(就是我老婆啦)还性感,一时间也忘了开车,只顾盯着她内裤瞧,幻想着内裤里毛茸茸的蜜穴,要是我的小弟弟能够进去一探……. “哦、色姊夫又在乱看啰”又被小芳抓包,看来V70是非买不可了。


“等一下到了,怡菁她就在前面啊”果然,怡菁穿着青绿色洋装,仿佛盛开的花朵般走来。


“嗨、色姊夫,又见面啰”哇勒%&*※◎!!我真成了”色姊夫”了。


怡菁上了副驾驶座,小芳则坐后座。


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丝毫忘了我正失业中。


车行至汐止交流道附近…… “怡菁,你要换泳衣吗”小芳在后座嚷着。


“在这里啊,你不怕被色姊夫看光光啊”“哼,看得到又怎样….”此时我心已是七上八下的,怡菁随即爬到后座去。


不一会,小芳真的脱去上衣,拿出泳衣穿上。


我猛望着照后镜瞧,小芳也不躲不闪的,还向我做个鬼脸。


这小妮子还真敢啊,虽然我的车窗有贴隔热纸,但前档没贴也不怕别人看到(此时若真有来车驾驶看到,肯定会出车祸的)。


不只这样,小芳还接着脱去内裤(直接从短裙内脱下),瞧的我差点没当场喷鼻血,可惜当时在开车,只能隐约看到毛茸茸一片,虽也曾在岳父家瞧到她全裸的景象,但毕竟有别于现下之情况。


接着怡菁跟着发难,由于她穿洋装,换泳装时不得不全身脱光,虽曾跟她有过一夜情,此时依旧不免血脉贲张。


终于香艳刺激的车上更衣秀演完了(我也很庆幸没发生车祸),抵达目的地翡翠湾,跟两位大姑娘高高兴兴的玩到下午,晒太阳晒到快脱皮,于是小芳提议打到回府,虽有点不舍,也只好往回程出发啰。


直到下中和交流道时,小芳嚷嚷有事要下车,顿时车上又只剩我跟怡菁二人。


‘时间还早嘛,怡菁你急着回去吗?’看看手表才三点多一点,于是我提议着‘不如我们….’“哦、色姐夫又要炒饭了喔,小芳果然没说错,呵呵”‘喂、什么嘛,那么热、我是想问你要不要去吃冰啦,真是的’“是吗,好吧!去你家吃”我家?算一算老婆她六点才下班,应该没问题吧。


索性将车再驶上北二高,往木栅驶去(我住木栅)。


“哇、姐夫你住世界山庄喔,真有钱”车到家路口时怡菁嚷道。


‘别亏了啦,有钱的是我老子,别忘了我现在没工作’也是事实。


一进门,怡菁就脱下洋装(游完泳时她只脱下泳装,并未穿回内衣裤),此时她已是全裸了,小弟弟受刺激顿时翘了起来。


“哇!姐夫你家真大啊,住在里面还真幸福喔”怡菁仿佛穿着衣服般的自然,反倒是我… “姐夫,可以借用你家浴室吗,我冲个澡”此时我在也忍耐不住,扑向怡菁,边狂吻着她边抚摸她胸部、阴部。


最后顺着鼠溪摸到她小豆豆,只见怡菁浑身打颤,爱液流的蜜穴都湿透了。


于是她也脱掉我的衣物,伸手套弄着早已暴涨的小弟弟,进而将弟弟含进口中。


就这样,我趁老婆上班之际,第二次背叛了她,而且在自家床上……


‘怡菁,你记不记得上次在小芳家,我对你说一半的….感觉’春风一度,躺在自家床上搂着可人的美眉怡菁,一边拨弄着已经硬起来且是粉红色的乳头,一边问道。


“嗯、姊夫说啊……”‘你给我一种坏坏的感觉,要不是小芳,我大概这辈子与你这样的女孩无缘。


“不会啊,姊夫你长的很帅啊”小妮子说的倒是事实“好几次到小芳家去都有看到你,早就想认识你了,你好酷都不搭理人家,还以为你看不上怡菁呢!?”‘以前你看过我?在小芳家??喔!不是啦,因为每次陪老婆回去都会塞车,找个车位也要找半天,所以情绪都很差’提到了老婆,对了都五点半了,她也该下班了‘你那么美我怎么会故意在你面前耍酷呢!’“是吗,色姊夫….”要命,说到这里怡菁又低头下去,捉住半勃起的弟弟含了起来,眼看老婆大概在半小时就回到家,该煞车吗?…… “铃……”此时电话响起。


‘喂、哪位?’忍住怡菁小嘴不断的刺激,接起了电话。


“老公啊,是我啦,今天公司有些是要处理,所以……所以…可能会比较晚回家”那就是说老婆要加班啰,平日最痛恨老婆加班,总会因加班的事而吵架,今天却……太好了,但为了怕留下破绽,还是装一下。


‘又要加班喔,孩子都不顾了’说的好心虚‘算了,反正我失业在家,小爱爱我去接好了,你大概几点回来’假装关心一下,好知道何时该……该清场。


“你不生气喔,放心,我敢在九点前回家啦”‘没关系、慢慢来,免得公事没处理完到时明天又要加班’“嗯、那老公掰掰了”‘掰掰….’好在挂了电话,调皮的怡菁知道是老婆来电,突然特别卖力的吸允起来,电话中差点就穿帮了。


‘臭怡菁,你故意的喔,看我的…!’挂上电话随即抓起她,来个头上脚下,干麻?当然是报仇啰。


刚刚她趁人之危,现在我连本带利的还她。


“啊、救命啊,不要啦色姊夫”怡菁忍不住刺激的求饶。


怎可轻易放过这机会,将头埋进怡菁的阴部,伸出舌头狂拨她的小豆豆,一阵狂吻狂吸的,弄得满头满脸的蜜汁。


‘还叫我色姊夫,叫城哥啦’狂吸之下还边拨弄她的乳头。


“不要勒,我偏要叫你色姊夫,啊…嗯…!色姊夫!啊……”一阵混乱,挺腰进洞,哇,好久没一天二次了,还是满神勇的嘛。


隔天— “铃………”‘你好,哪位?’“色姊夫是我怡菁啦”老婆才刚出门上班,这小妮子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来,敢情是我功夫了得,小妮子意犹未尽啰?‘怡菁喔,怎样是想我喔’难掩心中兴奋。


“哼!谁想色姊夫啦,少臭美了”臭丫头还嘴硬。


“我现在跟小芳在钱柜,你要来吗”钱柜?不就KTV吗!一大早去KTV唱歌,有没有搞错!!‘不会吧,你们是给他想当歌星想疯了吗,现在才九点耶,去KTV干麻啊!!’“色姊夫你少土了好不好,我们是从昨晚唱到现在的,现在其他人都走了,只剩我跟小芳,觉得你老人家声音不错,想找你出来唱唱歌啊”“而且KTV早场的很便宜耶”‘嗯、好吧!我穿个衣服就去’“哦?色姊夫现在没穿喔,又干坏事啰!!”哇勒%&*※◎ ‘是啦!待会到了就知道了…’“哦!怡菁怕怕……呵呵”三两下穿好了衣服,跳上计程车直飙钱柜,好伤喔,失业还搭计程车,最好这趟值回票价。


“哇、色姊夫到了,真快”‘嗯、想你啊’话才出口发现小芳也在场,不知该不该这么说。


“姊夫、大姊上班了啊”小芳如是说道。


‘嗯、难道我找她一起来吗?’突然心中浮起罪恶感,但这感觉立刻被桌上的一包东西赶走。


“色姊夫、要不要骇一下啊”怡菁说。


‘骇?’“笨、就是摇头啊!”原来桌上的那包东东是新闻里看过的摇头丸。


‘不好吧、完一警察临检不就……’心中有些不安。


“色姊夫、你还真给他有色无但胆啊”怡菁这句话真说到我我怀里,这生最怕人激。


“条伯伯不会一大早临检的啦”‘嗯…….’随手拿了一颗,把玩了一下后……到了半杯啤酒吞下。


不一会,也不知是酒精作怪还是摇头药效发作,真给他感觉很骇,连平常听了猛摇头(不是陶醉的摇头,是听部下去的摇头)的周X伦的歌都忽然悦耳了起来。


‘小芳、再叫一瓶玫瑰红露,酒没了’“哦……”小芳应声竟走出去叫,不是有个服务铃吗,还是她也骇了?此时怡菁突然靠了过来,拉我出去跳舞,接着是童安格的情歌(不错,就是五年级的我点的,怎样),搂着怡菁跳起慢舞。


双手搭在她的屁屁上,抚摸着。 怡菁今天穿着很辣,而且还穿丝袜。大概跟小芳约好的。


小芳倒是常见她穿丝袜,应该是常盯着她瞧才对。


“姊夫我回来了”小芳终于回来了,进门瞧见我跟怡菁再跳慢舞,也嚷着一起跳。


此时只见一个五年级的人搂着两个小辣妹,跳着慢舞,而且两只手摸着两人的屁屁。


摸着摸着,该死的少爷送酒进来,打断了摸屁屁舞。


回到座位上,小芳跟怡菁依旧依着我而坐,我双手依旧不老实的抚着他们,但因为是坐着摸不到屁屁,就摸起大腿(跟小芳第一次接触)。


“色姊夫,今天真是左右逢源、艳福不浅喔”怡菁说着。


‘嗯… ’摇头药力持续着,我界药力之助摸近两人裙内……‘今天小芳好性感喔,真让我快认不出来了’手上摸着嘴也没闲着。


“哦、色姊夫肖想小芳很久啰”怡菁竟一语道破,若平时可能尴尬至极,但藉药力之故反有催情的效果。


‘是啊!谁叫我们小芳那么漂亮…’未说完小芳竟扑身而上,对我吻了起来。


怡菁一旁亦不甘示弱,竟解起我裤带掏出了弟弟。


此时一边吻着小芳,除了考虑伦理外,还要抵抗摇头药效以及怡菁在下边的刺激(说着说着怡菁已经含起我的弟弟),在寡不敌众之下,终于伸出魔爪向小芳的胸部摸去……… (五)我那孤立无援的伦理道德观,终于敌不过摇头丸及怡菁双重攻势(此时怡菁已经含起我那充血勃起的弟弟),我伸手摸向小姨子小芳的胸部,这一切就发生在周五早上九点半的钱柜KTV “姐夫、不好吧!万一被大姊知道…….”小芳还在挣扎?‘那就瞒着她啰…’“对啊、及时行乐最重要”怡菁含着弟弟支呜的说着。


“嗯…….”终于摸到了平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小芳的胸部,约33C的尺寸(目视的,对女人胸部一向只会看,不懂如何计算),正好让我这曾打过高中篮球校队的大手—盈握,刺激之下弟弟又好像涨大了些(幻想的啦,不行喔!12公分的小弟弟跟我180的身材比…够可怜了,你是要怎样),拨开白色的胸罩,终于….终于….终于看到令人感动的,完美的—小芳的乳头,更感动的是…我即将去抚摸她,不是作梦啊?刚刚只是做计程车,应该搭直升机来的。


‘芳、你好….你好大喔!’“色姐夫…….哼!”小芳娇嗔着道。


此时怡菁竟脱下了外衣裙,不愧是Z世代的辣妹,身上剩下粉红色的胸罩、内裤,还有肤色偏白的裤袜(城哥也算是裤袜迷,瞧到这副风景,12公分的弟弟硬是ㄍ一ㄥ到了15公分),受此严重刺激,受惠的当然是小芳啰,我索性掀起小芳的短裙,直捣花丛!“色姐夫……你……”怡菁看来是要发动另一拨攻势了,七手八脚的脱光了自己,竟坐了上来。


(坐哪?当然是我腰部啰!)小弟弟顺势滑进怡菁的蜜穴,怡菁正努力的上下套弄着……当然,我也没让小芳闲着,趁怡菁套弄的刺激下,脱去了小芳的底裤,终于见到了湿湿的蜜穴(感动),迫不及待的用手指插入“嗯…姐夫,不好吧!对不起大姊啦。”小芳虽这么说,还是边吻着我。


“我们谁也不说,她怎会知道呢!”怡菁忙着也还不忘给小芳洗脑。


你能想像吗,在KTV里一个全裸的女人(怡菁)跟一个半裸的女人(小芳)同时被五年级的我征服,或是该说这两个女人在KTV的包厢里征服我这五年级的男人!我低头舔小芳的乳头,小芳头后仰好像极为享受,更刺激我的行进脚步。


该死的怡菁丝毫没放过想放过我的样子,依旧死命的上下套弄—用他的蜜穴套弄我的弟弟。


‘啊…….’终于小弟弟不敌怡菁的蜜穴,我缴械了。


“哈哈、色姐夫出来了喔,看你怎么跟小芳炒饭”怡菁还不忘将已垂头的小弟弟舔个干净。


‘你还好意思说,亏你还是小芳的死党’此时我已低下头,除了享受怡菁的”清洁工作”外,并品尝着小芳多汁味美的蜜穴。


“姐夫、啊!不要…”忽然还是被小芳给推开了,不知是药力的消退、或是小芳伦理感的….作祟,还是让我没能完成一亲小芳芳泽的心愿!!冲冲的穿上内裤,整理好衣服,裤袜也没来得及穿上的小芳,丢下满脸疑惑且全裸的怡菁与色姐夫,离开了钱柜。


“色姐夫欺负小芳喔!!”怡菁还是在捉弄我。


此时我也清醒许多,回想刚刚刺激香艳的一幕,好像作梦一般。


但全裸的怡菁依旧在啊,表示刚刚一切虽不是那么真切,但也绝非作梦。


小芳一走,性趣缺了一半,眼前的怡菁依旧诱人,但…… 搂了搂怡菁,帮她穿上内衣裤、裤袜与衣物等,离开了钱柜,重回失业现实的世界。


自从小芳离开钱柜后,我即小心翼翼的收起她未带走的裤袜,除了日后有需要时可以取出睹物思人一番,最主要的是….城哥我亦有收集女性裤袜的嗜好。


NO! NO!NO!!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城哥我不会变态到去别人家,偷取那晾在阳台上的裤袜,而是搜集跟我有亲密关系的”战利品”。


连同当初跟我老婆谈恋爱时她穿的那双,加上小芳遗留在KTV的、前任女友美凤的以及秘密情人怡菁的,不过仅四双而已。


唉!我的性生活还真是乏善可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