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乳交性爱

这个世界有一种拥有不可思议能力的人,他们能让驾鹤西归的死者重生复活,变成一种名叫梦灵使外表与人类相像到以假乱真的生物,这群人就被称为返魂者,返魂者借由仪式、咒语或某种媒介,来运行超乎常人的能力,达到一般世间法则与常识所不能理解的奇迹,与撒手人寰的死者灵魂订立主仆契约,借着本身的神迹能量来让死者重新回到人世。


蓝色屋顶的宅第座落在中央首都城中,却保有宽敞的庭院,绿油油的草地一眼望去,如果没有喷水池、雕像、凉亭座落其上,还会以为是某个偏远地域的广大平原。


而在宅第客厅中坐着一个外貌看来很普通的少年,平凡无奇的他就是传说中的返魂者,名叫白文志的他朴实的外表配上不高不矮、不胖也不瘦的中等身材,实在跟路上随处可见的一般高中生相差无异,他全身上下唯一比较特别的地方是双眼的颜色各不相同,左眼是辉煌闪亮的金色,右眼是如沉静碧蓝的湖泊的水蓝色,除此之外他实在外貌上没特色到极点,学校课业成绩也是中等跟一般人没什么两样。


在曾文志家中有名叫伊琪娜。法西特斯的美女,她是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深遂仿佛墨玉般的双眼,与甜美的表情结合成温柔与温驯的乖巧模样,略带微红的双颊与甜美的樱桃小嘴,和小巧玲挺立的鼻子,构成绝美面容的年轻女仆,她妩媚动人的桃花眼,让人感觉即使被她看上一眼都会变得神魂颠倒;娇俏的小鼻子就像白玉一般毫无瑕疵;花瓣般鲜嫩的嘴唇娇艳欲滴,让人止不住产生品尝的欲望。


丰满柔软的身体可以使每一个男人觉得如果能够把她搂在怀里亲怜蜜爱,哪怕明天就会死亡也心甘情愿,她穿着一套黑白色的女仆装,黑色的束腰向上延伸撑住她爆乳的下缘,让沉甸甸的乳房挺直,白色蕾丝的细长丝绸紧贴着她乳球外围,环过雪嫩香肩,紧贴着白皙无瑕的美背,系到黑色的丝质束腰上。


黑色蕾丝的高级性感丝袜裹住她粉嫩的纤足,这件高筒的丝袜依职延伸到大腿一半的地方,将整双玉腿几乎覆盖住,大腿内侧的丝袜延伸出四道黑色蕾丝吊带,分别系到她那件性感黑色蕾丝丁字裤的两侧,这条蕾丝丁字裤上绣着无数精美的蕾丝。


女仆头上布满蕾丝的白色小帽,随着少女的动作,一晃一晃的跳动着,柔若无骨的小蛮腰,在围裙腰带的束缚下,显得更加纤细动人。


如波浪般展开的华丽裙摆,以及从群摆下显现的白色吊带袜,裹着雪玉纤长的腿部,勾勒出美妙的曲线,从大腿到小腿,整个一览无疑,令人不禁生出怜惜


伊琪娜是曾经蒙主宠昭的死者,几年前在与文志订下了契约之后重生为梦灵使,生前的她是名梦想要成为时装设计师的少女,但由于天生丽质而被变态杀人魔看上因而被心狠手辣地分尸杀害,但想重返人间的她在机缘巧合下遇上文志,并接受了文志开出的条件成为他的性奴隶。


“伊琪娜,我当初跟你讲好的契约内容是你死而复生后必须服侍我至我死为止,而且在这段时间中每天都要处理我的性欲,全心全意满足我,但只要我一死你就马上自由,想干什么就做什么都随便你对吧。”


“是的,亲爱的主人。”


伊琪娜艳若桃李的脸蛋上露出甜蜜动人的微笑,她微颤的娇躯,因喘息而剧烈起伏的丰满胸膛,锁骨淌着汗水的性感,还有绯红小脸露出诱人又羞怯的神情。


“主人非常感谢您使我重获新生!我一定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伊琪娜突然想起几年前死去时的景象,那时她由于胸部被尖刀贯穿刺破了肺脏,导致肺中的空气渐渐耗尽,好似燃烧的灼热折磨着自己的神经,意识逐渐地模糊了,她能感到死神的降临,自己的魂魄正缓缓脱离死亡的身体,无助地落向冰冷的广大黑暗中,嘴角滑落出来的鲜红血液、身上涌出的鲜红……正一滴一滴地缓缓滴落,在土黄色的尘土上蔓延了开来,宛若倒映着晚霞的池水。


溃堤的情绪,止不住的泪水;伊琪娜放声大哭,却没有人知道她心中苦楚;也没有人尝试着去了解,除了那时正好路过的文志。


想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讨厌回忆,无尽的痛苦与寂寞不停地折磨着她,莫名其妙就被无辜杀害,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白白消逝,无论如何伊琪娜都不想再体验一次那种残酷的死亡,于是她拼了命地想怀上文志的小孩,因为返魂者的后代也有着一模一样的特殊能力,而一个梦灵使的寿命大概是两百岁左右还有所有梦灵使都是青春永驻不会衰老,只要不停替返魂者生孩子自己就能永远与返魂者订契约而得到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不老不死。


“那今天的性服务就要开始了!快准备吧。”


此刻伊琪娜脱下女仆装除了脖子上一圈装饰性的红色丝绸项带,冰玉洁身上只剩下一条V字型白色小内裤,前面是面积很小的三角面料、后面只有一条系带,在房间的灯光照耀下若隐若现地遮掩着下体神秘部位。


随后,在文志的指示下伊琪娜忍住羞涩解开系带脱掉内裤,双臂举高一丝不挂地正面挺立在文志面前。


文志先是把脸埋入她的双乳之间轻咬乳尖,再挺起胯下的巨根夹在她乳沟中握住双乳搓弄起来,水蓝色丝绸般的长发披在伊琪娜身后,长及腰际,如同瀑布般流泻过光滑的后背。


文志一边把玩那对傲人的丰胸、好似胸口吊着两颗哈蜜瓜般的柔乳,他一边低声说道:“伊琪娜,用你的嘴好好伺候我的大肉棒。”


文志说着,然后下身向前一挺,被包裹在两个大奶子里的粗长肉棒就一下子顶住了伊琪娜的娇唇小口。


温柔可人的伊琪娜忍住羞意微张小口,吮住巨大的龟头开始舔弄,文志只觉肉棒被一团温热的软肉包围,肉棒与乳肉的摩擦,龟头挤开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同时刮搔着柔软的肉壁,阴茎胀大的同时,不断的挤开乳肉,但却又被那丰美无比的巨乳更加紧密的缠绕着!


伊琪娜开始上下摆弄乳房,并用她的小嘴吸吮着文志的龟头,肥美柔嫩的乳肉一上一下的、毫无间隙的摩擦套弄他的阴茎,樱色的小嘴卖力的吸吮主人的龟头。


“呼噜……嗯……主人,舒服吗?”


“好爽!还是你这对超级霸乳来替我乳交最爽了。”


文志才插了一小半,阳具前端已顶入喉咙深处,伊琪娜紧紧含住巨根,双手的不断晃动,那两团包裹的肉球也来回颤抖,异常的快感差点就让文志射了出去,伊琪娜额头的汗水不住地流淌下来,渐渐打湿了高耸的胸部,变相地为乳交提供着润滑液,她双手舞动的越来越快,带给阴茎的刺激也越来越大。


文志慢慢地将炽热的肉棒整个包裹进乳房的空隙中,尿道口渗出的几滴汁液也被轻柔地涂在雪白的肌肤上,润滑着抽送的通路跟晶莹的泪珠相交产生出令人性欲高涨的气味。


文志缓缓抽慢送了一阵,略微加快动作,她整个乳房因为乳交的关系,散发着微微的香味,尺寸也足足大了一圈,仿佛要让深陷其中的肉棒,感受到更大的快感。


即便如此,伊琪娜仍然没有停下动作,小口舔着肉棒,整个人就这样,沉醉在乳交的行为之中。


刹那间文志狂暴地抽送起来,仿佛是将伊琪娜当作是乳交专用的充气娃娃般毫不怜悯地拼命戳刺着,强劲的力道几乎要将伊琪娜全身骨架拆散了,然后他突然一停后猛地拔了出来。


接着,巨大的龟头一颤一颤地将大量腥臭的精液喷洒在伊琪娜不住喘息的脸上和高耸起伏的乳房上,少年把他的分身刺入伊琪娜喉咙的深处,文志腹部的肌肉一阵阵的抽动,把白色的精华源源不断地洒播进她的身体中,将她从即使喝下任何美酒也无法解脱的饥渴中解放出来。


伊琪娜的喉咙起伏,悉数接受着她渴望已久的赏赐,直到腹中再也没有一丝空间,才恋恋不舍地后退,让阳具的前端从喉咙中退出来,温暖的琼浆征服了口舌,欲望的气息充斥了鼻腔。


在乳交结束后文志色心大起地转往伊琪娜下体进攻,她稀疏的绒毛整齐长在溪谷的周围,粉红色的肉瓣像是含苞的樱花,遮盖住可爱怕羞的绉折与细腻敏感的肉膜,最珍贵的肉色珍珠隐约在深处颤动。


文志强硬地推倒了伊琪娜,脸红心跳的少女轻柔地抓住了主人火热坚硬的肉棒,巨大的肉柱在她的手上脉动着,伊琪娜主动握着它,引导它进入自己的肉穴,无视被凶猛插入的伊琪娜哀怨的叫喊,之后文志自顾自地进行活塞运动,因为他知道这样只会让她舒服得死去活来,从她此时脸上的喜悦神情就可得到证明。


文志奋力环住伊琪娜的纤腰,高举的巨棒趁势挺动,无比湿润的肉洞毫无困难地接纳着侵犯,冲刺的速率加快,不停朝深处顶送,狭窄的径道兴奋地收缩着,因主人的抽插而狂喜。


伊琪娜感觉到被奸淫着的肉穴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她的全身都好像失去感觉一样地麻木了,只能感到文志一阵阵地撞击着自己的蜜洞,那坚硬火热的触感让伊琪娜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敏感的肌肤能清晰地感觉到龟头的火热与粗壮肉棒的形状,甚至在她紧闭双眼后也能在脑海中描绘出插在自己下体那根肉棒的样子。


在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玉体上尽情发泄的文志清楚感受到丰硕的双乳触感,沉重而充满弹性的触感令人喘不过气来,他粗鲁地吸吮女仆的舌头,浓厚的激烈舌吻狂热无比,而且不停强把口水吐到她的嘴里,在舌头强硬地搅拌之下,让伊琪娜不停咽下浓稠的口水。


只顾着发泄自己欲望的文志不管伊琪娜有什么感觉,她紧窄湿热、吸力强劲的超级名器级嫩穴令他舒服得要飞上了天。


渐渐的,她的口不住张着,舌头从里面伸出来,像条灵蛇那样来回缩着,她的粉嫩巨乳也不住起伏着、摇晃着,小腹也不断向上挺着,像是追寻羞处更欢愉的性爱,长腿不住乱动着,她现出一副情欲大动、难耐刺激的模样。


两人决定换成后背式的体位继续做爱,鲜嫩的女仆乖巧柔顺地反过身来抬高浑圆漂亮的雪臀,像只等待交配的母狗般不停摇晃着洁白屁股恭候主人巨棒大驾,当坚硬大棒再次贯穿湿热蜜穴后文志更加凶狠的戳刺着伊琪娜,并出掌拍打着少沾在女体身上的蜜汁送进伊琪娜的蜜穴深处。


伊琪娜随着男人的动作而尖叫着,文志感到每一次阳具的向前冲刺,仿佛都是一个全新的感受,那苗条的身躯,那又狭小又紧迫的阴道,紧紧包夹着阴茎磨擦,畅快的酥麻感,让他忍不住加快腰臀摆动的速度,用更猛的节奏操弄着眼前鲜嫩的蜜穴。


同时文志把双手放在她胸上,手心扣着乳房徐徐下压,手指慢慢地陷进丰满的巨乳中,一团团嫩滑无比的乳肉从摊开手指的夹缝中挤出来。


她身体不规则的抽动着,蜜穴紧紧夹着肉棒不放,虽然被干得说不出话来,但她的身体却已经回应了主人的热情,淫荡的泄出了阴精。


“你们两位也让我加入你们吧。”


一双深蓝色双眼的目光十分锐利明亮的美女走了进来,她冰肌雪肤的美貌外表虽纤细,却并不柔弱,一看便知是位心高气傲见惯大场面的天之骄女,有如凛凛的战天使下凡,而她玲珑曼妙的身材,在她身上一件黑色V字泳装包覆下,显得清新脱俗;低胸高腰的剪裁设计,把上天所赋予的傲人曲线,完美地呈现出来,完美无暇的身体柔滑得让人眩目,虽然不是惊心动魄的白皙,但自有一股柔顺细致的光泽,嘴角那一抹妩媚笑容,更是说不清的勾人魂魄。


她有着一双娇媚光辉的碧眼,翡翠双瞳碧幽如梦带着难以言表的诱惑,她国色天香的美貌风姿万千,乌黑的长发焕发出迷人的光泽,特别是一身雪白的肌肤和玲珑凹凸的身材足够使任何男人疯狂,这一身打扮活像个那蛊魅人间的小魔女。


她是许爱馨也是与文志订下契约的梦灵使之一,但她的情况比伊琪娜来讲还要复杂得多,在她的后背有着一道无法治愈的伤口那伤疤代表着爱馨永远不可能愈合的心理创伤。


“好啊!那你就帮我清理一下棒子吧。”


文志乐不可支地拔出肉棒让高雅清秀、亮丽出众的爱馨,温顺地跪在文志两将那根又挺又硬的威武大巨棒吞进口中,前后缓慢地摆动头部,不停的在大棒子前端强力吸吮着,温暖湿润的感觉包裹着肉棒,带给他极大的快感,他不自觉的用手握紧爱馨的头,主动令她加快摆动的速度。


但遭到冷落的伊琪娜立即推开爱馨双手轻捧肉茎,红色香舌绕着肉茎打转,头部有节奏地前后摆动,流泄出淫秽风情。


然而最吸引人目光的,则是随着主人的动作,不停晃动的饱满雪乳,伊琪娜的小脑袋快速前后摆动着,从她的小嘴感受到的吸力和紧缩,让他舒服的大开双腿享受着,而伊琪娜像受到鼓励一般,专注的吸吮套弄着肉棒,此刻爱馨也互不相让地撞开伊琪娜重新含入主人的大棒子,腥臭的肉棒一口气顶入她喉咙深处,在凶猛恶毒的展开短暂抽送后,就开始断断续续颤抖,那粗大的球棒般巨棒,更加粗鲁地在她口中乱撞。


她柔嫩的小手灵活的磨蹭着发涨的肉棒,奇妙的刺激让文志忍不住呻吟,细长的指头搔弄着肉棒周围的肌肤,文志随心所欲地要求着她,让她伸缩脑袋追逐他的阴茎,让她大口吞、让她慢慢吸、让她用舌尖刺激马眼,让她舔污垢的龟冠,让她翻转舌头扫抚整个龟头,让她长长地伸出舌头,从阴囊一直舔上去,用唾液染湿他的阴茎。


两个美丽的女孩抢着舔棒子的画面让文志看得热血澎湃,肉棒更是硬得像铁棍一般,直挺挺的在美少女们的面前展现男性雄风。


之后浓稠的白汤大量喷洒到两位少女脸上,沿着其双颊缓缓滚滚而下、也有些是射到峰胸间、以及已经湿得乱七八糟的两腿间,两女来不及咽下的精液,自唇边流出。


胸口雪白的乳球上,以及飘落在乳球上的发丝,染上了白浊的污渍。她们用手指把沾在嘴边的精液刮来下,两位美少女满足的把手指送入口中,然后再把沾满了唾液和精液的肉棒给舔吮干净。

第二话骑乘豪乳美女


“返魂者没办法自己施法使自己复活,而且也不能令其它返魂者重生,除非牺牲自己的生命才能办到,梦灵使如果亲自动手杀掉与自己订契约的返魂者,或是不遵守当初双方谈好的契约内容便会立即再次死去,梦灵使是依靠返魂者本身具有的神迹能量才能复生,但一个返魂者体内所有的神迹能量并不多,普通的返魂者一生只能让五个人复活而已。”


文志在家中喃喃自语地说着,他手中拿着自己家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古书,阅读记载着关返魂者与梦灵使相关知识的书,同时爱馨眨着一对勾魂秀目,捧起了她胸前那双柔情似水的浑圆肉峰,跪在文志双腿之间,轻轻将温热的阴茎给夹了起来,她丰满坚挺的乳房可以紧紧地夹住他阳具的根部。


光滑娇嫩的乳肉给他以摩擦阴道内壁一般的快乐,而身体的柔韧性又使她可以含住文志的龟头,使他获得口交的快乐,她努力把肉棒含入口中拼命吮啜,还用右手搓玩起这根肉棒的阴囊睾丸,把阴茎夹进乳沟来回耸动,淫荡的她抖动胸部配合着主人抽插的节奏温柔的乳交。


文志用手不断搓圆按扁着爱馨胸前的丰满乳房,两个包裹着粗黑肉棒的白嫩奶子荡漾起伏,给予少年无限快感,她用适度的力道搓揉,规律的舔吮肉棒,她胸前一对傲人豪乳足足有G罩杯,身段也保养得曼妙无比,还带着妖艳御姐特有的魅力,已完全脱光的她好身材一览无遗。


她又白又大的木瓜状丰满豪乳,让人不禁想把玩一番来感受那不可一手掌握的幸福感,上头可爱的粉红色蓓蕾则性感的立了起来,和不时扭动着的漂亮细致、毫无赘肉的小蛮腰,一同诱惑着文志的视线。


爱馨不断搓弄着肉棒,一个又一个的吻落到肉棒上,舌头拨弄着血管,让肉棒不停地奋力颤抖,接着,鲜红的小舌绕着肉棒的前端轻轻舔弄。


阴茎在她的乳沟里很快地硬挺涨大,柔软的乳房暖暖地挟着肉棒,刚好把整根肉棒都裹住了,只露出涨大的龟头,肉棒泛着口水的光泽,少女温热的舌头在肉棒上涂上唾液,麻痹的快感不停地窜至大脑,她温顺着吸裹着主人的肉棒,轻轻地围绕着他带着咸味的肉棒转动舌头,随着小口吞吐的动作,爱馨捧起雪白的双乳,夹在深沟中的肉棒,幸福地陷没在乳肉里,只有伞状的菇头露出。


她捧高自己柔白高耸的乳房,用丰满的肉丘间的缝隙取悦着主人的棒子她用双乳挤住了粗长的肉茎,垂首费力地用舌尖扫着龟头顶上的小孔,爱馨美玉似的肌肤跟酥胸隐约染上了一层美丽的淡桃红色,让本来冷艳的神态另添一份异样的妩媚。


在浓稠白精口爆之时她张大嘴巴,将舌头全部伸出去,让她一滴不漏地接住他射出去的精液,让她用精液漱口好使他放出的东西能遍布她口腔的每个地方,让她吞咽进去,然后再张开口、伸出舌头,检查她口腔是否清洁。


最后文志还一边满意地淫笑着,一边让她给他清理阴茎,让她将混合着精液的唾液吞咽进去,让她再次伸出舌头检查吞咽后洁净的口腔。


爱馨随后欢呼一声,跳上床,分开双腿,将自己艳红的肉穴对准了那高耸的阳具直接坐了下去。


“哦……”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文志粗大的阴茎轻易地挤开肥美的阴唇,直接插入了那充分润滑的阴道,没有丝毫的停歇,爱馨立刻扶住宽阔的胸膛,开始如同骑着烈马的骑手一般疯狂地上下摆动喘息着伸出双手抓住自己那激烈摇摆的双乳,肉棒扎扎实实地插入了爱馨的最深处,她的蜜穴越收越紧,带给肉棒的快感更是无比的强烈。


“哦哦……主人的肉棒……好…厉害啊……我要……丢了……丢了……”


一进入到超紧超热的小洞,文志忍不住开始呻吟,柔嫩的肉壁磨链着肉棒,微妙的收缩产生绝美的快感,随着越插越深,吸引的快感越来越强,热到发烫的小穴会使人失魂落魄、流连忘返,让他抛弃仅存的一点理智,彻底迷乱地死命狂刺。


文志动作加大的抽插,以及肉棒的挤压之下,从爱馨的蜜穴不停地流出透明的爱液,爱馨发出低沈的呻吟声,湿透的小穴内壁紧紧缠住文志的肉棒,压榨着她所渴望的精液。


“啊哦……来搞我吧……把你的淫妇干死……”


眼前的美人正饥渴的摇晃着白桃般的香臀,夹在两腿间的饱满蜜肉,正在贪淫的流着淫汁吞吐着巨棒,如此盛情的邀约,怎么可能会有男人拒绝,被紧凑的蜜穴含住的肉棒,沾满她体液的巨根不断汲取着她的花蜜,肉棒上明显的棱沟扎实的刮磨着她的淫肉,每一次插入都将她阴道中的所有液体挤出来,但却永远也挤不完。


“啊……啊……”


蜜穴被一根火热的坚硬物体撑开,一寸一寸的被深入,那种火热,沿着肉壁向上蔓延,在子宫里翻腾,被插入的动作不知持续了多久,爱馨只感到整个身体都被撑满了,但却还没有结束,爱馨长长的呻吟,直到连子宫口都被侵犯,才停止下来。


之后他的肉棒在她的体内突然又胀大了一圈,原本就狭窄的阴道被撑得像要裂开一般,也让爱馨体会到足以让下半身完全失去功能、带着痛楚的强烈快感。


受到美女的叫声鼓舞,男人急促的抽动起肉棒,虽然只是单调的抽动,但每一次的进入都大力的撞击到体内深处,他们二人在激烈的骑马运动中连连喘气,房间里充满汗水和蜜汁的淫糜味道。


文志主动吻向她,她也热情的回应,舌头激烈地互相缠绕着,挑起更进一步的火热欲望,文志把她拉向怀里抱着,她也顺势用那双修长的玉腿勾着他的腰,而那柔软有弹性的巨乳也挤压着文志的胸膛,挑逗着他。


文志毫不怜惜地撞击她的美穴,沾满唾液的肉棒轻易地突破紧窄的阴道,椿打着尽头的花蕊,随着抽送,肉棒和肉壁摩擦还发出噗嗤噗嗤的淫糜水声,爱馨感到下体一阵极度难耐的空虚,那深处的瘙痒只有强烈的冲击才能止住,她拼命地扭动身体,臀部用力地坐下去,想要快点到达快乐的顶峰。


随着文志手臂的抬起落下,她轻盈的身体也抛动了起来,幽穴里的肉棒随之被动地轻轻进出着,数次过后,肉棒顺着爱馨流淌的蜜液,插入得更加深,直到颤抖的女体缠住即将发射的肉棒,勾引着更强烈的快感,被紧夹住的酸麻仿佛升天一般,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抱紧着怀中佳人,引导彼此更高的欢愉。


在性爱的欢愉后,身为一家小财团千金的爱馨忽然地回想起自己初次遇见主人时的事,那一天,爱馨跟自己最要好的几个姐妹滔一同约好要去爬山踏青,“爱馨!这个礼物是我们一起出钱买给你的,祝你生日快乐。”


跟爱馨从小一起长大的水莲身上只穿一件单薄的细肩绳连身裙,露出雪白、削瘦的香肩和裸臂,裙摆只到大腿的三分之一,两条裸露的玉腿修直、光嫩而无瑕,连一对赤足都那么美丽!那件薄衫下没有胸罩,大小适中、饱满坚挺的乳房将薄衫顶起,前端两颗樱桃的形状清楚地透出来。


“谢谢你们!让你们破费了。”


水莲拿出一条精致的项链送给了爱馨,之后她与好朋友们雀跃不已地开始爬山郊游,但爬到一半时暴风雨笼罩住了整座山,为了躲雨而逃到山洞里的她们惊惶地注视着外头雷电交加、大雨犹如万马奔腾般直掠而下,其势甚为骇人。


天空在仿佛在咆哮,恍若末日降临,天空被比夜色更加昏暗的漆黑云海完全覆盖,充盈着狂吼暴雷的漆黑幕廉中,随着无止境的膨胀不时降下阵阵豪雷,这场暴风雨持续了整整二个礼拜,救难队因为天气太差而无法上山搜救,被困在山洞里的她们精神与体力都在绝望与震撼之中消磨殆尽。


祸不单行的是她们的粮食也只剩下三人份而已,但少女们一共有四个人,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有一个人活活饿死也可能她们得在山洞里待到所有粮食都吃光暴风雨却还不会停,那天深夜里熟睡中的爱馨突如其来的剧痛正在侵袭着她,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撕扯着爱馨的身体,全身肌肤和关节都在发出哀鸣,她在猛的疼痛和恐惧中,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睁开眼睛一看却发觉自己的好友们,每个人正拿着两把的尖刀刺向自己,就像是士兵手中的长矛似的,刀身上沾满了爱馨的鲜血。


“不要啊!求求你们,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似乎是打算杀了爱馨来裹腹,无论她再怎么声泪俱下地哀求,锋利的小刀,已经在她藕玉般的脖子上开了道细细的口子,仿佛化身为一座冰的雕像似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完全不想停手的水莲她们继续拿刀切割着爱馨的玉体。


最后爱馨手脚身体完全裂开了,玉体上全是一道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她动也动不了,估计肋骨,手腕,大腿骨全部都被砍断了,伤口喷涌的血泉在半空中停留了半刻,便如同水珠一样洒落下来,四周到处散落着血色的液体,凄美寒冷。


三天后暴风雨终于停止了,水莲她们也成功获救除了身体被吃得破破烂烂的爱馨以外,这时候碰巧路过的文志以极为无奈、深深感慨的语气说:“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做到真正的大公无私,那是只有神才能达到的境界,我们经常说的济弱扶倾、守望相助,是在本身生活无虞的情况下才能去做的,借由从事慈善活动让自己得到快乐、让自己活得有意义,其实大部份还是在满足自己,在面临生死关头及鸿运当头时特别容易突显人类这种令人深感绝望的本性。”


“你的好友不就是丑恶人性的最好写照吗!平时大家谈笑风生感情融洽,一旦遇到危机时还不是第一个出卖你,不过我能够再给你起死回生的机会,只要你愿意成为我的性奴隶,我就达成你的心愿,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不管是日进斗金的大老板还是位高权重的政治家死后也是什么东西都带不走的,所以自己能否再一次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真的有办法让死人复活吗?虽然从一百年前的天之洗礼后,就陆续出现了数以百计的超能力者,有关超能力的研究及其存在的证据也被科学家及世界各国所认同,但不管超能力者再怎么神通广大,要让死人复生还是不太可能吧。”


已成幽魂的爱馨半信半疑地望着文志,因为这件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而她所说的天之洗礼就是一百年前发生在加百列大陆上的神秘现象甚至可以说是毁天灭地的恐怖天灾,在天之洗礼强大威力席卷下虽死了多如牛毛的人,但在那场天灾苟延残喘地活下来的人都获得神奇的超能力,当然文志的祖先也是其中之一,雀屏中选的他成为受到祝福之人得到了返魂者之力,那场天灾就仿佛是上帝为从浩如烟海的人群中挑选出更加优秀的人类让他们进化为超能力者而设下的考验。


“当然可以,这种事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只要你同意当我的性奴隶,付出对等的代价,我马上就能让你复活!”


在文志滔滔不绝的劝说下爱馨被自己内心的对生存的渴望所说服,想生存的欲望战胜一切道德良知,饱受煎熬的她在左思右想后决定答应了,就这样她成了文志的第二号性奴隶,开始自己的第二段人生,但这件事还是在她心中及背上留下无法抹灭的创伤。


第一话乳交性爱


这个世界有一种拥有不可思议能力的人,他们能让驾鹤西归的死者重生复活,变成一种名叫梦灵使外表与人类相像到以假乱真的生物,这群人就被称为返魂者,返魂者借由仪式、咒语或某种媒介,来运行超乎常人的能力,达到一般世间法则与常识所不能理解的奇迹,与撒手人寰的死者灵魂订立主仆契约,借着本身的神迹能量来让死者重新回到人世。


蓝色屋顶的宅第座落在中央首都城中,却保有宽敞的庭院,绿油油的草地一眼望去,如果没有喷水池、雕像、凉亭座落其上,还会以为是某个偏远地域的广大平原。


而在宅第客厅中坐着一个外貌看来很普通的少年,平凡无奇的他就是传说中的返魂者,名叫白文志的他朴实的外表配上不高不矮、不胖也不瘦的中等身材,实在跟路上随处可见的一般高中生相差无异,他全身上下唯一比较特别的地方是双眼的颜色各不相同,左眼是辉煌闪亮的金色,右眼是如沉静碧蓝的湖泊的水蓝色,除此之外他实在外貌上没特色到极点,学校课业成绩也是中等跟一般人没什么两样。


在曾文志家中有名叫伊琪娜。法西特斯的美女,她是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深遂仿佛墨玉般的双眼,与甜美的表情结合成温柔与温驯的乖巧模样,略带微红的双颊与甜美的樱桃小嘴,和小巧玲挺立的鼻子,构成绝美面容的年轻女仆,她妩媚动人的桃花眼,让人感觉即使被她看上一眼都会变得神魂颠倒;娇俏的小鼻子就像白玉一般毫无瑕疵;花瓣般鲜嫩的嘴唇娇艳欲滴,让人止不住产生品尝的欲望。


丰满柔软的身体可以使每一个男人觉得如果能够把她搂在怀里亲怜蜜爱,哪怕明天就会死亡也心甘情愿,她穿着一套黑白色的女仆装,黑色的束腰向上延伸撑住她爆乳的下缘,让沉甸甸的乳房挺直,白色蕾丝的细长丝绸紧贴着她乳球外围,环过雪嫩香肩,紧贴着白皙无瑕的美背,系到黑色的丝质束腰上。


黑色蕾丝的高级性感丝袜裹住她粉嫩的纤足,这件高筒的丝袜依职延伸到大腿一半的地方,将整双玉腿几乎覆盖住,大腿内侧的丝袜延伸出四道黑色蕾丝吊带,分别系到她那件性感黑色蕾丝丁字裤的两侧,这条蕾丝丁字裤上绣着无数精美的蕾丝。


女仆头上布满蕾丝的白色小帽,随着少女的动作,一晃一晃的跳动着,柔若无骨的小蛮腰,在围裙腰带的束缚下,显得更加纤细动人。


如波浪般展开的华丽裙摆,以及从群摆下显现的白色吊带袜,裹着雪玉纤长的腿部,勾勒出美妙的曲线,从大腿到小腿,整个一览无疑,令人不禁生出怜惜


伊琪娜是曾经蒙主宠昭的死者,几年前在与文志订下了契约之后重生为梦灵使,生前的她是名梦想要成为时装设计师的少女,但由于天生丽质而被变态杀人魔看上因而被心狠手辣地分尸杀害,但想重返人间的她在机缘巧合下遇上文志,并接受了文志开出的条件成为他的性奴隶。


“伊琪娜,我当初跟你讲好的契约内容是你死而复生后必须服侍我至我死为止,而且在这段时间中每天都要处理我的性欲,全心全意满足我,但只要我一死你就马上自由,想干什么就做什么都随便你对吧。”


“是的,亲爱的主人。”


伊琪娜艳若桃李的脸蛋上露出甜蜜动人的微笑,她微颤的娇躯,因喘息而剧烈起伏的丰满胸膛,锁骨淌着汗水的性感,还有绯红小脸露出诱人又羞怯的神情。


“主人非常感谢您使我重获新生!我一定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伊琪娜突然想起几年前死去时的景象,那时她由于胸部被尖刀贯穿刺破了肺脏,导致肺中的空气渐渐耗尽,好似燃烧的灼热折磨着自己的神经,意识逐渐地模糊了,她能感到死神的降临,自己的魂魄正缓缓脱离死亡的身体,无助地落向冰冷的广大黑暗中,嘴角滑落出来的鲜红血液、身上涌出的鲜红……正一滴一滴地缓缓滴落,在土黄色的尘土上蔓延了开来,宛若倒映着晚霞的池水。


溃堤的情绪,止不住的泪水;伊琪娜放声大哭,却没有人知道她心中苦楚;也没有人尝试着去了解,除了那时正好路过的文志。


想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讨厌回忆,无尽的痛苦与寂寞不停地折磨着她,莫名其妙就被无辜杀害,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白白消逝,无论如何伊琪娜都不想再体验一次那种残酷的死亡,于是她拼了命地想怀上文志的小孩,因为返魂者的后代也有着一模一样的特殊能力,而一个梦灵使的寿命大概是两百岁左右还有所有梦灵使都是青春永驻不会衰老,只要不停替返魂者生孩子自己就能永远与返魂者订契约而得到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不老不死。


“那今天的性服务就要开始了!快准备吧。”


此刻伊琪娜脱下女仆装除了脖子上一圈装饰性的红色丝绸项带,冰玉洁身上只剩下一条V字型白色小内裤,前面是面积很小的三角面料、后面只有一条系带,在房间的灯光照耀下若隐若现地遮掩着下体神秘部位。


随后,在文志的指示下伊琪娜忍住羞涩解开系带脱掉内裤,双臂举高一丝不挂地正面挺立在文志面前。


文志先是把脸埋入她的双乳之间轻咬乳尖,再挺起胯下的巨根夹在她乳沟中握住双乳搓弄起来,水蓝色丝绸般的长发披在伊琪娜身后,长及腰际,如同瀑布般流泻过光滑的后背。


文志一边把玩那对傲人的丰胸、好似胸口吊着两颗哈蜜瓜般的柔乳,他一边低声说道:“伊琪娜,用你的嘴好好伺候我的大肉棒。”


文志说着,然后下身向前一挺,被包裹在两个大奶子里的粗长肉棒就一下子顶住了伊琪娜的娇唇小口。


温柔可人的伊琪娜忍住羞意微张小口,吮住巨大的龟头开始舔弄,文志只觉肉棒被一团温热的软肉包围,肉棒与乳肉的摩擦,龟头挤开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同时刮搔着柔软的肉壁,阴茎胀大的同时,不断的挤开乳肉,但却又被那丰美无比的巨乳更加紧密的缠绕着!


伊琪娜开始上下摆弄乳房,并用她的小嘴吸吮着文志的龟头,肥美柔嫩的乳肉一上一下的、毫无间隙的摩擦套弄他的阴茎,樱色的小嘴卖力的吸吮主人的龟头。


“呼噜……嗯……主人,舒服吗?”


“好爽!还是你这对超级霸乳来替我乳交最爽了。”


文志才插了一小半,阳具前端已顶入喉咙深处,伊琪娜紧紧含住巨根,双手的不断晃动,那两团包裹的肉球也来回颤抖,异常的快感差点就让文志射了出去,伊琪娜额头的汗水不住地流淌下来,渐渐打湿了高耸的胸部,变相地为乳交提供着润滑液,她双手舞动的越来越快,带给阴茎的刺激也越来越大。


文志慢慢地将炽热的肉棒整个包裹进乳房的空隙中,尿道口渗出的几滴汁液也被轻柔地涂在雪白的肌肤上,润滑着抽送的通路跟晶莹的泪珠相交产生出令人性欲高涨的气味。


文志缓缓抽慢送了一阵,略微加快动作,她整个乳房因为乳交的关系,散发着微微的香味,尺寸也足足大了一圈,仿佛要让深陷其中的肉棒,感受到更大的快感。


即便如此,伊琪娜仍然没有停下动作,小口舔着肉棒,整个人就这样,沉醉在乳交的行为之中。


刹那间文志狂暴地抽送起来,仿佛是将伊琪娜当作是乳交专用的充气娃娃般毫不怜悯地拼命戳刺着,强劲的力道几乎要将伊琪娜全身骨架拆散了,然后他突然一停后猛地拔了出来。


接着,巨大的龟头一颤一颤地将大量腥臭的精液喷洒在伊琪娜不住喘息的脸上和高耸起伏的乳房上,少年把他的分身刺入伊琪娜喉咙的深处,文志腹部的肌肉一阵阵的抽动,把白色的精华源源不断地洒播进她的身体中,将她从即使喝下任何美酒也无法解脱的饥渴中解放出来。


伊琪娜的喉咙起伏,悉数接受着她渴望已久的赏赐,直到腹中再也没有一丝空间,才恋恋不舍地后退,让阳具的前端从喉咙中退出来,温暖的琼浆征服了口舌,欲望的气息充斥了鼻腔。


在乳交结束后文志色心大起地转往伊琪娜下体进攻,她稀疏的绒毛整齐长在溪谷的周围,粉红色的肉瓣像是含苞的樱花,遮盖住可爱怕羞的绉折与细腻敏感的肉膜,最珍贵的肉色珍珠隐约在深处颤动。


文志强硬地推倒了伊琪娜,脸红心跳的少女轻柔地抓住了主人火热坚硬的肉棒,巨大的肉柱在她的手上脉动着,伊琪娜主动握着它,引导它进入自己的肉穴,无视被凶猛插入的伊琪娜哀怨的叫喊,之后文志自顾自地进行活塞运动,因为他知道这样只会让她舒服得死去活来,从她此时脸上的喜悦神情就可得到证明。


文志奋力环住伊琪娜的纤腰,高举的巨棒趁势挺动,无比湿润的肉洞毫无困难地接纳着侵犯,冲刺的速率加快,不停朝深处顶送,狭窄的径道兴奋地收缩着,因主人的抽插而狂喜。


伊琪娜感觉到被奸淫着的肉穴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她的全身都好像失去感觉一样地麻木了,只能感到文志一阵阵地撞击着自己的蜜洞,那坚硬火热的触感让伊琪娜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敏感的肌肤能清晰地感觉到龟头的火热与粗壮肉棒的形状,甚至在她紧闭双眼后也能在脑海中描绘出插在自己下体那根肉棒的样子。


在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玉体上尽情发泄的文志清楚感受到丰硕的双乳触感,沉重而充满弹性的触感令人喘不过气来,他粗鲁地吸吮女仆的舌头,浓厚的激烈舌吻狂热无比,而且不停强把口水吐到她的嘴里,在舌头强硬地搅拌之下,让伊琪娜不停咽下浓稠的口水。


只顾着发泄自己欲望的文志不管伊琪娜有什么感觉,她紧窄湿热、吸力强劲的超级名器级嫩穴令他舒服得要飞上了天。


渐渐的,她的口不住张着,舌头从里面伸出来,像条灵蛇那样来回缩着,她的粉嫩巨乳也不住起伏着、摇晃着,小腹也不断向上挺着,像是追寻羞处更欢愉的性爱,长腿不住乱动着,她现出一副情欲大动、难耐刺激的模样。


两人决定换成后背式的体位继续做爱,鲜嫩的女仆乖巧柔顺地反过身来抬高浑圆漂亮的雪臀,像只等待交配的母狗般不停摇晃着洁白屁股恭候主人巨棒大驾,当坚硬大棒再次贯穿湿热蜜穴后文志更加凶狠的戳刺着伊琪娜,并出掌拍打着少沾在女体身上的蜜汁送进伊琪娜的蜜穴深处。


伊琪娜随着男人的动作而尖叫着,文志感到每一次阳具的向前冲刺,仿佛都是一个全新的感受,那苗条的身躯,那又狭小又紧迫的阴道,紧紧包夹着阴茎磨擦,畅快的酥麻感,让他忍不住加快腰臀摆动的速度,用更猛的节奏操弄着眼前鲜嫩的蜜穴。


同时文志把双手放在她胸上,手心扣着乳房徐徐下压,手指慢慢地陷进丰满的巨乳中,一团团嫩滑无比的乳肉从摊开手指的夹缝中挤出来。


她身体不规则的抽动着,蜜穴紧紧夹着肉棒不放,虽然被干得说不出话来,但她的身体却已经回应了主人的热情,淫荡的泄出了阴精。


“你们两位也让我加入你们吧。”


一双深蓝色双眼的目光十分锐利明亮的美女走了进来,她冰肌雪肤的美貌外表虽纤细,却并不柔弱,一看便知是位心高气傲见惯大场面的天之骄女,有如凛凛的战天使下凡,而她玲珑曼妙的身材,在她身上一件黑色V字泳装包覆下,显得清新脱俗;低胸高腰的剪裁设计,把上天所赋予的傲人曲线,完美地呈现出来,完美无暇的身体柔滑得让人眩目,虽然不是惊心动魄的白皙,但自有一股柔顺细致的光泽,嘴角那一抹妩媚笑容,更是说不清的勾人魂魄。


她有着一双娇媚光辉的碧眼,翡翠双瞳碧幽如梦带着难以言表的诱惑,她国色天香的美貌风姿万千,乌黑的长发焕发出迷人的光泽,特别是一身雪白的肌肤和玲珑凹凸的身材足够使任何男人疯狂,这一身打扮活像个那蛊魅人间的小魔女。


她是许爱馨也是与文志订下契约的梦灵使之一,但她的情况比伊琪娜来讲还要复杂得多,在她的后背有着一道无法治愈的伤口那伤疤代表着爱馨永远不可能愈合的心理创伤。


“好啊!那你就帮我清理一下棒子吧。”


文志乐不可支地拔出肉棒让高雅清秀、亮丽出众的爱馨,温顺地跪在文志两将那根又挺又硬的威武大巨棒吞进口中,前后缓慢地摆动头部,不停的在大棒子前端强力吸吮着,温暖湿润的感觉包裹着肉棒,带给他极大的快感,他不自觉的用手握紧爱馨的头,主动令她加快摆动的速度。


但遭到冷落的伊琪娜立即推开爱馨双手轻捧肉茎,红色香舌绕着肉茎打转,头部有节奏地前后摆动,流泄出淫秽风情。


然而最吸引人目光的,则是随着主人的动作,不停晃动的饱满雪乳,伊琪娜的小脑袋快速前后摆动着,从她的小嘴感受到的吸力和紧缩,让他舒服的大开双腿享受着,而伊琪娜像受到鼓励一般,专注的吸吮套弄着肉棒,此刻爱馨也互不相让地撞开伊琪娜重新含入主人的大棒子,腥臭的肉棒一口气顶入她喉咙深处,在凶猛恶毒的展开短暂抽送后,就开始断断续续颤抖,那粗大的球棒般巨棒,更加粗鲁地在她口中乱撞。


她柔嫩的小手灵活的磨蹭着发涨的肉棒,奇妙的刺激让文志忍不住呻吟,细长的指头搔弄着肉棒周围的肌肤,文志随心所欲地要求着她,让她伸缩脑袋追逐他的阴茎,让她大口吞、让她慢慢吸、让她用舌尖刺激马眼,让她舔污垢的龟冠,让她翻转舌头扫抚整个龟头,让她长长地伸出舌头,从阴囊一直舔上去,用唾液染湿他的阴茎。


两个美丽的女孩抢着舔棒子的画面让文志看得热血澎湃,肉棒更是硬得像铁棍一般,直挺挺的在美少女们的面前展现男性雄风。


之后浓稠的白汤大量喷洒到两位少女脸上,沿着其双颊缓缓滚滚而下、也有些是射到峰胸间、以及已经湿得乱七八糟的两腿间,两女来不及咽下的精液,自唇边流出。


胸口雪白的乳球上,以及飘落在乳球上的发丝,染上了白浊的污渍。她们用手指把沾在嘴边的精液刮来下,两位美少女满足的把手指送入口中,然后再把沾满了唾液和精液的肉棒给舔吮干净。

第二话骑乘豪乳美女


“返魂者没办法自己施法使自己复活,而且也不能令其它返魂者重生,除非牺牲自己的生命才能办到,梦灵使如果亲自动手杀掉与自己订契约的返魂者,或是不遵守当初双方谈好的契约内容便会立即再次死去,梦灵使是依靠返魂者本身具有的神迹能量才能复生,但一个返魂者体内所有的神迹能量并不多,普通的返魂者一生只能让五个人复活而已。”


文志在家中喃喃自语地说着,他手中拿着自己家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古书,阅读记载着关返魂者与梦灵使相关知识的书,同时爱馨眨着一对勾魂秀目,捧起了她胸前那双柔情似水的浑圆肉峰,跪在文志双腿之间,轻轻将温热的阴茎给夹了起来,她丰满坚挺的乳房可以紧紧地夹住他阳具的根部。


光滑娇嫩的乳肉给他以摩擦阴道内壁一般的快乐,而身体的柔韧性又使她可以含住文志的龟头,使他获得口交的快乐,她努力把肉棒含入口中拼命吮啜,还用右手搓玩起这根肉棒的阴囊睾丸,把阴茎夹进乳沟来回耸动,淫荡的她抖动胸部配合着主人抽插的节奏温柔的乳交。


文志用手不断搓圆按扁着爱馨胸前的丰满乳房,两个包裹着粗黑肉棒的白嫩奶子荡漾起伏,给予少年无限快感,她用适度的力道搓揉,规律的舔吮肉棒,她胸前一对傲人豪乳足足有G罩杯,身段也保养得曼妙无比,还带着妖艳御姐特有的魅力,已完全脱光的她好身材一览无遗。


她又白又大的木瓜状丰满豪乳,让人不禁想把玩一番来感受那不可一手掌握的幸福感,上头可爱的粉红色蓓蕾则性感的立了起来,和不时扭动着的漂亮细致、毫无赘肉的小蛮腰,一同诱惑着文志的视线。


爱馨不断搓弄着肉棒,一个又一个的吻落到肉棒上,舌头拨弄着血管,让肉棒不停地奋力颤抖,接着,鲜红的小舌绕着肉棒的前端轻轻舔弄。


阴茎在她的乳沟里很快地硬挺涨大,柔软的乳房暖暖地挟着肉棒,刚好把整根肉棒都裹住了,只露出涨大的龟头,肉棒泛着口水的光泽,少女温热的舌头在肉棒上涂上唾液,麻痹的快感不停地窜至大脑,她温顺着吸裹着主人的肉棒,轻轻地围绕着他带着咸味的肉棒转动舌头,随着小口吞吐的动作,爱馨捧起雪白的双乳,夹在深沟中的肉棒,幸福地陷没在乳肉里,只有伞状的菇头露出。


她捧高自己柔白高耸的乳房,用丰满的肉丘间的缝隙取悦着主人的棒子她用双乳挤住了粗长的肉茎,垂首费力地用舌尖扫着龟头顶上的小孔,爱馨美玉似的肌肤跟酥胸隐约染上了一层美丽的淡桃红色,让本来冷艳的神态另添一份异样的妩媚。


在浓稠白精口爆之时她张大嘴巴,将舌头全部伸出去,让她一滴不漏地接住他射出去的精液,让她用精液漱口好使他放出的东西能遍布她口腔的每个地方,让她吞咽进去,然后再张开口、伸出舌头,检查她口腔是否清洁。


最后文志还一边满意地淫笑着,一边让她给他清理阴茎,让她将混合着精液的唾液吞咽进去,让她再次伸出舌头检查吞咽后洁净的口腔。


爱馨随后欢呼一声,跳上床,分开双腿,将自己艳红的肉穴对准了那高耸的阳具直接坐了下去。


“哦……”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文志粗大的阴茎轻易地挤开肥美的阴唇,直接插入了那充分润滑的阴道,没有丝毫的停歇,爱馨立刻扶住宽阔的胸膛,开始如同骑着烈马的骑手一般疯狂地上下摆动喘息着伸出双手抓住自己那激烈摇摆的双乳,肉棒扎扎实实地插入了爱馨的最深处,她的蜜穴越收越紧,带给肉棒的快感更是无比的强烈。


“哦哦……主人的肉棒……好…厉害啊……我要……丢了……丢了……”


一进入到超紧超热的小洞,文志忍不住开始呻吟,柔嫩的肉壁磨链着肉棒,微妙的收缩产生绝美的快感,随着越插越深,吸引的快感越来越强,热到发烫的小穴会使人失魂落魄、流连忘返,让他抛弃仅存的一点理智,彻底迷乱地死命狂刺。


文志动作加大的抽插,以及肉棒的挤压之下,从爱馨的蜜穴不停地流出透明的爱液,爱馨发出低沈的呻吟声,湿透的小穴内壁紧紧缠住文志的肉棒,压榨着她所渴望的精液。


“啊哦……来搞我吧……把你的淫妇干死……”


眼前的美人正饥渴的摇晃着白桃般的香臀,夹在两腿间的饱满蜜肉,正在贪淫的流着淫汁吞吐着巨棒,如此盛情的邀约,怎么可能会有男人拒绝,被紧凑的蜜穴含住的肉棒,沾满她体液的巨根不断汲取着她的花蜜,肉棒上明显的棱沟扎实的刮磨着她的淫肉,每一次插入都将她阴道中的所有液体挤出来,但却永远也挤不完。


“啊……啊……”


蜜穴被一根火热的坚硬物体撑开,一寸一寸的被深入,那种火热,沿着肉壁向上蔓延,在子宫里翻腾,被插入的动作不知持续了多久,爱馨只感到整个身体都被撑满了,但却还没有结束,爱馨长长的呻吟,直到连子宫口都被侵犯,才停止下来。


之后他的肉棒在她的体内突然又胀大了一圈,原本就狭窄的阴道被撑得像要裂开一般,也让爱馨体会到足以让下半身完全失去功能、带着痛楚的强烈快感。


受到美女的叫声鼓舞,男人急促的抽动起肉棒,虽然只是单调的抽动,但每一次的进入都大力的撞击到体内深处,他们二人在激烈的骑马运动中连连喘气,房间里充满汗水和蜜汁的淫糜味道。


文志主动吻向她,她也热情的回应,舌头激烈地互相缠绕着,挑起更进一步的火热欲望,文志把她拉向怀里抱着,她也顺势用那双修长的玉腿勾着他的腰,而那柔软有弹性的巨乳也挤压着文志的胸膛,挑逗着他。


文志毫不怜惜地撞击她的美穴,沾满唾液的肉棒轻易地突破紧窄的阴道,椿打着尽头的花蕊,随着抽送,肉棒和肉壁摩擦还发出噗嗤噗嗤的淫糜水声,爱馨感到下体一阵极度难耐的空虚,那深处的瘙痒只有强烈的冲击才能止住,她拼命地扭动身体,臀部用力地坐下去,想要快点到达快乐的顶峰。


随着文志手臂的抬起落下,她轻盈的身体也抛动了起来,幽穴里的肉棒随之被动地轻轻进出着,数次过后,肉棒顺着爱馨流淌的蜜液,插入得更加深,直到颤抖的女体缠住即将发射的肉棒,勾引着更强烈的快感,被紧夹住的酸麻仿佛升天一般,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抱紧着怀中佳人,引导彼此更高的欢愉。


在性爱的欢愉后,身为一家小财团千金的爱馨忽然地回想起自己初次遇见主人时的事,那一天,爱馨跟自己最要好的几个姐妹滔一同约好要去爬山踏青,“爱馨!这个礼物是我们一起出钱买给你的,祝你生日快乐。”


跟爱馨从小一起长大的水莲身上只穿一件单薄的细肩绳连身裙,露出雪白、削瘦的香肩和裸臂,裙摆只到大腿的三分之一,两条裸露的玉腿修直、光嫩而无瑕,连一对赤足都那么美丽!那件薄衫下没有胸罩,大小适中、饱满坚挺的乳房将薄衫顶起,前端两颗樱桃的形状清楚地透出来。


“谢谢你们!让你们破费了。”


水莲拿出一条精致的项链送给了爱馨,之后她与好朋友们雀跃不已地开始爬山郊游,但爬到一半时暴风雨笼罩住了整座山,为了躲雨而逃到山洞里的她们惊惶地注视着外头雷电交加、大雨犹如万马奔腾般直掠而下,其势甚为骇人。


天空在仿佛在咆哮,恍若末日降临,天空被比夜色更加昏暗的漆黑云海完全覆盖,充盈着狂吼暴雷的漆黑幕廉中,随着无止境的膨胀不时降下阵阵豪雷,这场暴风雨持续了整整二个礼拜,救难队因为天气太差而无法上山搜救,被困在山洞里的她们精神与体力都在绝望与震撼之中消磨殆尽。


祸不单行的是她们的粮食也只剩下三人份而已,但少女们一共有四个人,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有一个人活活饿死也可能她们得在山洞里待到所有粮食都吃光暴风雨却还不会停,那天深夜里熟睡中的爱馨突如其来的剧痛正在侵袭着她,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撕扯着爱馨的身体,全身肌肤和关节都在发出哀鸣,她在猛的疼痛和恐惧中,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睁开眼睛一看却发觉自己的好友们,每个人正拿着两把的尖刀刺向自己,就像是士兵手中的长矛似的,刀身上沾满了爱馨的鲜血。


“不要啊!求求你们,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似乎是打算杀了爱馨来裹腹,无论她再怎么声泪俱下地哀求,锋利的小刀,已经在她藕玉般的脖子上开了道细细的口子,仿佛化身为一座冰的雕像似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完全不想停手的水莲她们继续拿刀切割着爱馨的玉体。


最后爱馨手脚身体完全裂开了,玉体上全是一道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她动也动不了,估计肋骨,手腕,大腿骨全部都被砍断了,伤口喷涌的血泉在半空中停留了半刻,便如同水珠一样洒落下来,四周到处散落着血色的液体,凄美寒冷。


三天后暴风雨终于停止了,水莲她们也成功获救除了身体被吃得破破烂烂的爱馨以外,这时候碰巧路过的文志以极为无奈、深深感慨的语气说:“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做到真正的大公无私,那是只有神才能达到的境界,我们经常说的济弱扶倾、守望相助,是在本身生活无虞的情况下才能去做的,借由从事慈善活动让自己得到快乐、让自己活得有意义,其实大部份还是在满足自己,在面临生死关头及鸿运当头时特别容易突显人类这种令人深感绝望的本性。”


“你的好友不就是丑恶人性的最好写照吗!平时大家谈笑风生感情融洽,一旦遇到危机时还不是第一个出卖你,不过我能够再给你起死回生的机会,只要你愿意成为我的性奴隶,我就达成你的心愿,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不管是日进斗金的大老板还是位高权重的政治家死后也是什么东西都带不走的,所以自己能否再一次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真的有办法让死人复活吗?虽然从一百年前的天之洗礼后,就陆续出现了数以百计的超能力者,有关超能力的研究及其存在的证据也被科学家及世界各国所认同,但不管超能力者再怎么神通广大,要让死人复生还是不太可能吧。”


已成幽魂的爱馨半信半疑地望着文志,因为这件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而她所说的天之洗礼就是一百年前发生在加百列大陆上的神秘现象甚至可以说是毁天灭地的恐怖天灾,在天之洗礼强大威力席卷下虽死了多如牛毛的人,但在那场天灾苟延残喘地活下来的人都获得神奇的超能力,当然文志的祖先也是其中之一,雀屏中选的他成为受到祝福之人得到了返魂者之力,那场天灾就仿佛是上帝为从浩如烟海的人群中挑选出更加优秀的人类让他们进化为超能力者而设下的考验。


“当然可以,这种事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只要你同意当我的性奴隶,付出对等的代价,我马上就能让你复活!”


在文志滔滔不绝的劝说下爱馨被自己内心的对生存的渴望所说服,想生存的欲望战胜一切道德良知,饱受煎熬的她在左思右想后决定答应了,就这样她成了文志的第二号性奴隶,开始自己的第二段人生,但这件事还是在她心中及背上留下无法抹灭的创伤。